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如果孩子跟妈妈姓,中国男人会同意吗

2017-10-24 09:27:19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孩子跟谁姓,原来并不算个问题,现在却成了个问题。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32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仅剩47.5%的受访者认为孩子应该随父亲的姓。(受访者中,男性占48.5%,女性占51.5%;78.0%的受访者有孩子,22.0%没有。)


这份数据的调查结果,颇有些意料之外,根据我们的日常经验,只要不是隔壁老王的孩子,孩子跟爸爸姓,一直以来都是件挺自然而然的事。

不信你随机抽取身边俩朋友(一男一女)作为实验样本,回答的话风八成是这样的:

男:肯定要跟爸爸姓啊。(态度理所当然)

女:跟爸爸姓吧。(态度从众自然)

孩子跟爸爸姓的观念,千百年来已经在中国人脑海中根深蒂固了。因为在过去,孩子的姓氏代表着他具有哪个家族遗产的继承权。

古代绝大部分家庭的遗产来自父系,女儿将来是要从夫姓的,失去姓氏的同时也失去了财产的继承权。

如果不是爸爸的姓,就缺乏父族这个圈子的社会认同。跟妈妈姓的,就算过继给外家了,在父族这边的地位甚至比不过养子,因为养子跟养父一个姓。

只有倒插门的婚姻是从母姓的。因为孩子的父系根本就没有什么遗产可以执行,遗产主要来自母系,为了标明孩子有母系的继承权,孩子必须要跟妈妈姓。

吴鑫和妻子都是八零后,两人都在私企工作,妻子大概一年收入15万,吴鑫大概50万。

“强调这个的原因是想说,其一,我不是吃软饭的,其二,小孩日后的抚养是靠我的。”吴鑫不接受孩子跟妈妈姓,“外人知道跟妈妈姓,会误认为我是倒插门,或者吃软饭的。”

这哪是在跟谁姓,分明是在跟钱姓嘛。

在半个多世纪前,中国女性的经济地位相对旧社会已经得到了质的飞跃。随着男女经济地位日益平等,这一传统的存在基础已然发生了改变。

中国青年报的调查数据显示,有54.7%的受访者能够接受孩子随母亲姓。

而且,现在很多女孩子拼命工作努力赚钱,跟妈妈姓的声音也越来越多:

“讲道理女性付出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巨大痛苦,而且现代女性又不是不工作不拼命,一个冠姓权不算过分的吧。”

“男人说,要彩礼是陋习,是卖女儿,不要脸。 男人说,要房子是拜金,是嫁房子,想让我房子加你名,无耻。 那么,咱不要彩礼了,房子一起买,生孩子总是女人在付出吧?孩子应该跟女人姓,对不对?”

不过,传统观念也不是一下就能撼动的:

“美国不仅孩子随父姓,连妻子也随丈夫姓,依然是性别最平等的社会!”

“孩子跟夫姓,几千年来全世界都是这样做的,你要跟母姓,就自己去改,不要整天出来带节奏,感觉现在一些平权的人有点矫枉过正了。”

在孩子跟谁姓的问题上,出现了一些折中方案,比如复姓,采用“父姓+母姓+两个字”的模式。

大学时有个学姐叫连厚荟子,同学们都以为学院来了个日本妹子。等见了面,学姐一口麻溜儿的东北话扑面而来,才知道她爸爸姓连,妈妈姓厚,她俩字合一块姓连厚。我们纯粹是被她岛国风情的荟子二字给忽悠了,并不是我们没文化啊。

折中是双方妥协的结果,复姓在某种程度上像是男性体谅女性给予的施舍,在观念上还是偏向孩子他爸的。

有个朋友姓高,媳妇儿姓郭,傻子都知道孩子姓高郭不好听,于是在网上号召大家帮忙取名字,经过一轮激烈的竞争,“高压郭”荣登榜首。

这种聊胜于无的慰藉最终没能成为主流,听起来挺时髦的四字名却流行起来,比如杨光灿烂、王者荣耀、黄埔军校……毕竟出现像王伟、X子腾这样的大概率重名事件,那才是最恐怖的。

中共全会公报指出,近年国家全面放开一对夫妇生育两个孩子了。

不少由独生子女组合而成的家庭都想着生第二个孩子,而这些妈妈们也都是家中独苗,她们很想第二个孩子能跟自己姓,给孩子取名于是有了新的更好的解决之道:

“我家两个,一个随爸爸姓,一个随妈妈姓,完美。”

梅娟和丈夫生了两个孩子,大儿子跟着爸爸姓,小女儿跟着她姓。这是她在生二胎时事先跟丈夫约定好的,丈夫没有什么意见,公公婆婆却心有芥蒂,过年回老家的时候都不想告诉亲戚们。

梅娟和丈夫都是80后,也是独一代,他们都已经能接受孩子跟妈妈姓的观念了,但老一辈的父母却一时难以接受。

比如老大不肯吃饭,奶奶就喂他吃,老二自觉吃完了,就不喂了。两个小孩去爷爷奶奶家,老人家也是先抱老大,没理老二。梅娟看到以后,就觉得因为老二不是跟爸爸姓,老人对她不亲。

公公婆婆老家在海南,梅娟说,“南方人的家族观念,真的是非常非常重。”

数百年来,南方地区大多是家族世居,往往一个村子都是同姓同宗的族人,这些族人以家族凝聚力抵御外来侵扰,也以家族传承立足于世。在今天的南方地区,你依然可以看到那里的人们经常举行“集体祭祖”的仪式,用来提高家族的认同感。

为了让梅娟的公公婆婆接受孙女跟妈姓,夫妻俩给老人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当然最后起决定作用的,还是梅娟在家庭中的经济地位。梅娟始终没当家庭主妇,她是个职场女强人,无论是收入还是处世,都比丈夫更强势。

相对而言,王姗姗就没能坚持下来。她和老公约定第一胎跟爸爸姓,二胎跟她姓。结果第一胎生了个女儿,第二胎生了个儿子。

如果二胎跟王姗姗姓,就成了儿子跟女方姓,而女儿跟男方姓,这让男方一家不平衡了,公公婆婆重男轻女的思想还比较重。可是,如果两个孩子都跟老公姓了,女方一家心里又不好受。

曾经和睦的两家人,双方家长只要碰面,客套话还没说完,往往就会为孩子跟谁姓的问题争吵起来。王姗姗的妈妈以照顾女儿坐月子为由,早早就来安营扎寨,她当然不是单单来照顾女儿这么简单,而是惦记着孩子跟谁姓呢。

孩子最终还是没能姓王。王姗姗是个家庭主妇,家里的收入来源都靠丈夫,而且公公家还开厂做生意,经济状况甩了她们家好几条街。

中国青年报的调查数据显示,37.8%的受访者确认身边多有因孩子随谁姓而产生矛盾的夫妻。

这些矛盾有些通过商谈、妥协得到解决,有些则因为不可调和而导致离婚、乃至对簿公堂。

这其中,经济地位所起的作用自始自终不可估量,它是一只秤砣,天平的一端是跟爸姓,另一端是随妈姓,它偏向谁,哪端就重重下坠。

一位网友话糙理不糙,他在微博上@范冰冰说:“要是嫁给我,我就可以接受孩子随母姓。”说的就是这个理儿。

所以想要冠名权的女性朋友们,抓紧挣钱吧。毕竟从古到今,向来都是谁有钱谁就当大爷。

(文中吴鑫、梅娟、王姗姗为化名)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