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背后的战争

2017-10-16 15:46:09  [来源:环球网]

引发争议的“文化守护者”

编者按:总干事选举、美国和以色列高调“退群”、某些会员欠费、内部政治纷争加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迎来“多事之秋”。从二战灰烬中诞生的教科文组织经常被称为联合国的“灵魂”,在其总部大楼前用多种语言镌刻的一句话更是广为传诵:战争起源于人之思想,故务需于人之思想中筑起保卫和平之屏障。通过教育、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文化以及信息与传播五大工作领域,UNESCO对世界的影响可谓广泛而深远。有影响力的地方通常就意味着争夺,教科文组织也很难幸免。在这一背景下,45岁的新总干事法国人阿祖莱能摆平UNESCO的纷争与矛盾吗?

“在高雅的巴黎塞纳河左岸,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依旧现代化,但已有些褪色。几名外交官正在走廊里来回踱步,他们不知道该组织是否仍有未来。”英国路透社描述的这一幕发生在13日,UNESCO选出新总干事之前,美国突然宣布退出后一天。

《环球时报》记者13日在UNESCO总部采访,人们不愿意对美国和以色列宣布退出做详细评论,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新总干事的选举上。该组织执行局不对外界做任何表态,相关人员也拒绝回答记者的正式提问。一名法国资深媒体人告诉记者,在此决定性时刻,各国都在努力施加影响力。

从投票过程来看,这次UNESCO新总干事的竞争异常激烈。经过5轮投票,原本并不被看好的法国候选人、前文化部长阿祖莱在13日傍晚仅以两票优势击败卡塔尔候选人。一名知情人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竞选活动自今年3月的提名阶段已经进行了半年多。按照以往的情况,每个地区选举组一般仅推出一两个候选人,而阿拉伯国家这次推出4个,因此在提名阶段就能预想到,最后的投票会很激烈。从表面上看,这半年来新总干事竞选没有影响UNESCO的日常工作,只是一些候选人会通过各种活动进行拉票与游说。

这名知情人士表示,美国在新总干事选举进入白热化阶段宣布退出,在一定程度上打乱了该组织的行政工作,对于即将卸任的现任总干事博科娃的任期是种破坏。可以看出,美国此举是想表达对她的不满。但总体而言,这对新总干事的竞选以及对普通员工的工作没有实质性影响。大家拿到推进各项工作的预算没有太大变化,毕竟美国停缴会费已有6年时间。

保加利亚人博科娃的任期从2009年开始。2011年,巴勒斯坦以成员国身份加入UNESCO后,美国暂停支付每年约8000万美元的会费(占该组织总会费收入22%)。当时,美国和以色列是该组织194个成员中,14个反对巴勒斯坦加入的国家中的两个。与常任理事国拥有否决权的联合国安理会不同,UNESCO的决定基于少数服从多数原则。2013年,美国的投票权被取消。

此次宣布退出,美国称是针对该组织对以色列有偏见。“我认为这是一个灾难性的决定。”法国驻教科文组织前代表丹尼尔·隆多对媒体说,“这严重危及该组织根本性质,即具有全球普遍性,并意味着多边主义基本概念的破裂”。

UNESCO被法新社称为“引发争议的文化守护者”,1945年在二战灰烬中诞生,目前拥有195个成员,其宗旨是通过教育、科学和文化打造和平。该组织最为人熟知的工作是保护历史遗迹,如今,其制定的世界遗产名录已有1073个文化与自然遗产。“德国之声”介绍说,其主要使命还包括:每年9月8日举行旨在加强全世界,尤其是贫困国家民众识字率的“国际扫盲日”活动;举办促进人们了解大屠杀的纪念和教育活动;识别并尽量保护濒危语言等。上述知情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UNESCO最主要的任务是在世界范围内推行一系列标准和规范,例如全民教育,并指导各国工作。比如一些非洲国家的教育部正在发展阶段,有些理念跟不上,那么UNESCO就派人向这些国家的部长灌输一些理念。这些工作往往在无形中施加影响力,尽管无法像推进经济援助等工作那样让人们看到实实在在的东西且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

遭遇“历史性挑战”的根源

法国外长勒德里昂在发给阿祖莱的贺电中表示,UNESCO正面临“历史性挑战”。她能否解决该组织面临的危机?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由于太年轻、经验不太丰富,一些UNESCO内部人士不太看好阿祖莱。

知情人士对《环球时报》表示,阿祖莱即将面临的“政治化”问题非常棘手。该问题根植于“基因上的矛盾”。UNESCO的宗旨是“于人之思想中构建和平”,其在联合国相当于“大脑”,承担“智库”的功能。以前,执行局各国席位主要由教育家、艺术家等担任。然而知识分子工作会出现一个问题,就是他们的想法和方案推行不下去,有些时候,他们的方案就连本国政府都不同意。于是在日本人松浦晃一郎担任总干事期间(1999年至2009年),教科文组织规定执行局席位须得到本国政府授权。外交家等政治人物有能力将项目推行下去,但他们与政治的联系也随之带来“政治化”问题。另一方面,与许多国际组织不同,UNESCO可以缔结国际条约,其具有“国际法”的重要作用也为其带来了更复杂的政治因素。这名知情人士说,UNESCO掌门人既需要学术能力,又需要外交眼光与手腕,以及较强的领导力。

不过15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中国学者都认为,该组织整体而言是受到国际社会认可的,其面临的都不算大问题。复旦大学联合国研究中心主任张贵洪表示,其他一些联合国机构可能受国家或者政治集团的控制更严重,但UNESCO的活动相对还是比较独立的。美国在线杂志“石板书”称,尽管该组织被指责过度政治化,但这与其本身没有多少关系。如同任何其他国际组织一样,这是其内部成员国之间的关系使然。

“石板书”说,有批评者称该组织鼓励无序旅游业,以及在监管世界遗产方面捉襟见肘,导致其宣称保护的地方遭到破坏,背离初衷。然而无法否认的是,它在揭露极端组织破坏世界遗产和非法文化交易方面起到带头作用。正如法国《世界报》所言,UNESCO“在一个受困于政治和宗教极端主义、阴谋论且经常质疑科学的世界”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奥斯卡奖得主、法国著名导演加夫拉斯在英国《卫报》撰文说,尽管其威望有所下降,但该组织仍是唯一对文化、艺术、知识和科学等事务拥有合法发言权的全球机构。

至于美国宣布退出的影响,张贵洪认为,肯定会给UNESCO带来一些麻烦。除了经济状况,美国盟友在参与UNESCO工作时会考虑美国的态度,尤其是当该组织想推行与之不一样的文化价值观时,这些国家会选择不合作。中山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王学东对《环球时报》表示,1984年,里根政府以UNESCO深受苏联影响为由退出,直至2003年重返,当时确实给该组织造成不小影响。但时代已经不同,如今新兴国家崛起,世界更加多元,UNESCO不再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可以一手控制的了,这也是美国选择退出的深层原因。而且,这种退出很有可能就是暂时的。

“现金太少,政治太多”

近年来,这个旨在促进教育并捍卫人权的组织,有时还被当做探讨成员之间政治或历史纠纷的“论坛”。美国《纽约时报》引述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高级政策研究员拉普诺尔的话说,如今,UNESCO过于频繁地被一些国家用于对其他国家发起主要具有象征意义的“激烈抨击”。除巴以冲突外,一些成员还利用该组织“一味重复”历史争议、争夺文化遗产归属地并挑战竞争对手的国际合法性。比如俄乌两国在克里米亚问题上争执不下,乌克兰指责俄通过该组织使其吞并行为合法化;塞尔维亚阻止科索沃成为会员国等。美国还指责UNESCO让叙利亚领导人巴沙尔的代表留在该组织人权委员会。

一名在UNESCO任职的外交官还说,“一些国家正利用拖欠会费来试图对有关项目施加影响,尽管该组织的宗旨是团结并为各国营造和平氛围”。比如,日本在南京大屠杀档案入选世界记忆遗产名录后拒缴会费。

“现金太少,政治太多,UNESCO艰难求生”,路透社称,巴以问题等政治纠纷带来的是“经济危机”。由于缺乏来自美国的资金,在全世界拥有约2000名雇员的UNESCO已被迫削减项目、停止招聘并利用自愿捐款弥补亏空。2017年的预算约为3.26亿美元,几乎只是2012年时的一半。“我们必须用更少的钱少做事。”该组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对媒体说,“我们想展示更好的形象,但没有资金很难改变我们的形象”。该组织网站显示,成员共拖欠6.5亿美元会费,其中美国拖欠约5.5亿美元。

路透社称,在一些外交官看来,美国退出的决定意味着形势再次突变,无论谁当选,都将接手一个陷入混乱的机构,承受更大的压力,因为其未来的资金来源和使命都充满悬念。一位对博科娃领导力不满的西方外交官说:“这是最重要的选举,不能再这样度过4年。”近年来,博科娃被批评未能说服成员缴纳会费,也没能阻止组织工作被政治化。

新掌门,“奥朗德的好女孩”

赢得这场“至关重要”的选举、接手危机笼罩的UNESCO的是现年45岁的阿祖莱,她是继博科娃之后该组织的第二名女性掌门人,也是首位犹太裔总干事。法兰西24新闻台说,她的多元文化家庭无异于连接地中海两岸纽带的化身,或能有助于其加强不同成员之间的共识。阿祖莱在巴黎出生,她的祖母是西班牙犹太人,她的父亲是摩洛哥国王的顾问,她的母亲和姨妈都是法国作家。她的父母总是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和巴黎之间穿梭。

法兰西24新闻台将其称为法国前总统奥朗德的“好女孩”。2014年,阿祖莱遇到正在访问墨西哥的法国时任总统奥朗德。她的能力和干练给后者留下深刻印象。“她是一个好女孩,我们得为她找份工作。”奥朗德说。5个月后,她成为奥朗德的文化顾问之一。据说奥朗德喜欢她给充斥严肃官僚的爱丽舍宫带来轻松和幽默。不久后,她被任命为法国文化部长。那时的阿祖莱没有推特账号,甚至维基百科上也没有介绍她的网页。如今她及其公关团队经常在推特上发布有关她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开展工作的消息。

尽管存在国际组织所在国公民不得竞选该组织最高职位的不成文规定,然而阿祖莱依然在奥朗德的鼓励下参与竞选。在一些希望阿拉伯人能首次执掌该组织的人看来,这是“对阿拉伯国家的冒犯”,法国外长勒德里昂曾收到一封来自50位阿拉伯学者的抗议信。由于阿祖莱具有犹太血统,一些人还在社交媒体上对她发出暴力反犹言论。

路透社称,所有竞选UNESCO总干事的候选人都表示要致力于“去政治化”。然而阿祖莱胜出的过程就带有浓厚的政治色彩。在外界看来,她出人意料地获胜得益于地区竞争,是海湾国家之间外交嫌隙的证明。在前几轮投票中,卡塔尔候选人的得票多于阿祖莱。《纽约时报》说,虽然阿拉伯国家都认为,是时候轮到阿拉伯人领导UNESCO了,但卡塔尔、埃及、黎巴嫩和伊拉克各推出一名候选人,而非共同协调行动,而且埃及与沙特等国家指责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与伊朗走近。《纽约时报》称,UNESCO总干事选举采取秘密投票,但阿祖莱在最后一轮“逆袭”获胜,有可能是受益于卡塔尔与埃及的对抗。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