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9·11事件过去16年 这些事还没解决

2017-09-12 09:14:37  [来源:网络]

2001年9月11日,恐怖分子挟持四架美国民航客机,其中三架撞向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和华盛顿五角大楼,制造了震惊世界的“9·11事件”。

袭击造成包括消防员在内的3201人丧生,被称为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恐怖袭击。一个月后,美国以阿富汗塔利班藏匿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为由发动阿富汗战争,开启了美国历史上最长的战争。

16年之后,虽然本·拉登已被击毙、世贸中心也已重建,但对袭击主谋的审判依然没有进展、1100多名遇难者还身份不明、基地组织仍然坚强地活着。

主谋未被判刑

9·11袭击主谋哈立德·穆罕默德(Khalid Sheikh Mohammed)和四名从犯现在正面临实施恐怖袭击和3000多项谋杀罪指控,一旦被判有罪,这五人将被处决。

然而16年过去,参与此案的律师表示,对哈立德及其同伙的审判还将继续“数年,或者十多年”。

2003年,身为基地组织高级头目的哈立德在巴基斯坦被捕。美国中央情报局将其在秘密地点关押数年后,把哈立德送往了关塔那摩监狱。对哈立德五人的审判都由军事法庭负责。

影像:倒叙“9·11”

而审判至今没有进展,与美国臭名昭著的关塔那摩监狱脱不了关系。

最初,哈立德五人于2008年在关塔那摩军事法庭接受提审,当时哈立德称他愿意通过被处决成为“烈士”。而在第二年,承诺要关闭关塔那摩监狱的奥巴马上任并叫停了对该监狱所有嫌犯的审判。

当时,奥巴马提议将哈立德等人转至纽约的民事法庭接受审判,但在遇难者家属的抗议声中,国会否决了奥巴马的提案。

等到这五人再次接受法庭提审已经是2012年5月,而当年的提审被美国媒体用“混乱”来形容。期间,被告们拒绝与法官交流、摘下了翻译传声用的耳机;有人中途要求进行礼拜;还有人称监狱的守卫想杀人灭口。

这次走程序的提审持续了整整13个小时。其中最大的问题在于,辩护律师指出,哈立德等人在被转到关塔那摩之前被关在CIA的秘密地点并遭受了酷刑。在关塔那摩,哈立德曾在一个月内遭受183次水刑,被禁止睡觉还遭到灌肠。

在提审时,一位辩护律师在描述其中一名被告经历的酷刑时,法庭直接切断了媒体和观察员的音频播放信号。

被告遭受的酷刑为辩护律师提供了强有力的辩护依据:律师们要求CIA公布酷刑的机密资料;还有律师称,由于为哈立德等人提供辩护,自己遭到了当局窃听。

在今年8月的听证会上,检方表示希望此案最早能在2019年开始庭审。但参与其他关塔那摩案件的律师认为,哈立德等人的审判“有太多问题,都不确定他们是否能真正开始审判”。

就算五名被告被判有罪,随后的上诉还将持续数年。

而关于发动9·11袭击的原因,美国媒体近期还给出了新说法。

上周美国历史频道播出的一部纪录片声称,本·拉登之所以策划9·11袭击是为了报复美国人把他赶出苏丹,迫使他与第二任妻子和长子分离。本·拉登前往阿富汗后,他的第二任妻子和长子返回了沙特阿拉伯。

40%遇难者身份未确认

9·11袭击直接造成2753人遇难,截至目前,仅有1641人的身份得到确认,其他1100多人的遗体依然下落不明、身份也无法确认。

为了从2.19万块遗体残骸中辨认遇难者,纽约法医办公室从今年开始使用了更为精密的DNA识别技术。8月,法医办公室辨别出了一名男性遇难者的身份,这也是自2015年以来的首例。

研究人员指出,辨认遇难者遗体之所以如此困难,是因为世贸中心的残骸中含有石棉、铅、玻璃、重金属、混凝土、有毒气体、细菌和飞机燃油残留等各种物质。

除了增加辨别难度之外,这些物质还导致包括消防员、救援人员、清洁工在内的5400多人患上癌症,共有7.5万人因为9·11事件健康受损。

去年,研究人员发现,第一批抵达现场进行救援的人员出现了认知功能障碍,这也是阿尔兹海默氏症的主要表现之一。

纽约劳工联盟的医生、9·11救援人员健康问题监控组的负责人米柳斯 (Jim Melius)在去年的讲话中表示,在五年时间里,“因为世贸中心事件患病去世的人数将超过袭击本身造成的死亡人数”。

而世贸中心残骸内的各种物质以及大量无法确认身份的受害者也成为了阴谋论者大做文章的依据。

直到今天,依然有阴谋论者对于9·11事件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特别是五角大楼的遇袭提出质疑。

有说法称世贸中心的残骸里发现了铝热剂,因此大楼是先发生爆炸,之后才遭到飞机撞击。还有说法称五角大楼根本没有遇袭,一切都是美国自导自演、目的是为发动战争提供借口。

备受质疑的沙特

在9·11事件的19名劫机者中,有15人是沙特公民,因此有部分遇难者家属认为基地组织获得了来自沙特的资助,沙特政府需要为袭击承担责任。

此前,遇难者家属曾多次在美国法院起诉沙特政府,但法院都以沙特政府享有主权豁免权为由驳回诉讼。沙特也一直否认与袭击有关。

这一切在去年9月发生转变:美国国会两院先后通过法案,允许9·11受害者和家属起诉沙特政府;9月23日,奥巴马否决了国会的决定;数天后,国会又推翻了奥巴马的否决。

此前,美国当局公布了调查委员会2002年完成的9·11报告中的部分机密内容。机密内容显示,沙特王室曾为沙特间谍提供了8.9万美元的资助,而9·11事件的部分劫机者确实接触过与沙特政府可能有关的人员,但无法确定沙特间谍为劫机者提供了帮助。

据英国《独立报》9月10日报道,遇难者家属代表团为控告沙特政府提交的最新证据显示,沙特驻华盛顿大使馆可能为“演习”9·11袭击提供了资金。

证据指出,沙特使馆的两名员工装成留学生,从华盛顿乘飞机到凤凰城,以测试机场的安检程序。

家属代表团引用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文件称,这两人是沙特间谍,在1999年11月乘飞机前往华盛顿的途中,曾多次“试图接近驾驶舱”,并向空乘人员询问“技术问题”。

两人的举动引起了空乘人员的怀疑,导致飞机迫降俄亥俄州。迫降后,两人接受了FBI的调查,后被释放。

基地组织健在

9·11袭击后,美国对基地组织展开了毫不手软的复仇行动。

仅一年后,基地组织三分之一的领导人或被杀或被逮捕、幸存成员东躲西藏;该组织丢失了阿富汗的藏身处和训练基地;2011年,本·拉登被美军击毙;2014年,该组织的前伊拉克分支、现在的“伊斯兰国”(ISIS)取代基地组织,成为了圣战分子的代表。

但即便如此,基地组织依然存活至今,还在伊拉克、叙利亚、也门、索马里以及东南亚等地发展了下线。

美国国务院前反恐官员培根(Tricia Bacon)认为,基地组织能活下来的一个主要原因是9·11树立了基地组织在圣战分子心中的地位,而该组织非常擅于和其他组织结盟。

2002年10月,在基地组织资助下,印度尼西亚的伊斯兰祈祷团在巴厘岛制造爆炸案,造成202人死亡。这次袭击也被视为基地组织对9·11的周年纪念。

2004年,基地组织与约旦圣战分子扎卡维共同设立了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扎卡维正是此后ISIS的创始人;2006年,在扎卡维的帮助下,基地组织在阿尔及利亚设立了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专门针对北非各国发动袭击。

从2009年到2014年,基地组织先后设立了阿拉伯半岛基地组织、与索马里青年党和叙利亚的努斯拉阵线达成联盟、还设立了印度次大陆分支。

根据政府调查和媒体统计,基地组织的收入主要来自捐赠、走私毒品和绑架勒索。据英国政府2015年发布的报告,来自“海湾地区的个人捐赠”是基地组织及其分支的关键资金来源。

在9·11之前,曾经对450个恐怖集团进行研究的反恐专家克罗宁(Audrey Kurth Cronin)发现,极端组织的平均寿命是“八年”,这些组织要么被消灭、要么与政府达成和谈、要么自然消亡或者进化。

但这个规律对基地组织并不适用。曾多年负责FBI反恐行动的雷维尔(Oliver Revel)在接受《纽约客》采访时表示,如果“不解决根本问题”,这些恐怖组织将“继续发展”。

“他们所想要的和西方价值观完全不同,你怎么可能选择和他们谈判?因此,唯一的办法是杀掉他们?我也不知道。”

阿联酋《国家报》的评论文章认为,除了美国不愿意承认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为恐怖组织崛起提供了土壤之外,包括欧洲在内的打击恐怖主义联盟都没能解决滋生极端主义的根本原因,也没有找到可以与极端主义思想抗衡的意识形态和叙事方式。

曾为北约官员提供咨询的反恐专家霍赫贝格-马龙(Anat Hochberg-Marom)也表达了相同观点,“空袭能杀死恐怖分子,但不能杀死意识形态”。

但她认为,要找到有效的对抗办法并不容易,“反恐比当一个恐怖分子更难。反恐需要同时保护所有人,而恐怖分子只需要在任何时间、对一个点发动袭击”。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