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骗人!网红战地摄影竟是“盗图大师”

2017-09-08 11:34:23  [来源:界面]

即便是在竞争激烈的网红时代,32岁的巴西帅哥马丁斯(Eduardo Martins)的故事也十分引人入胜。

据《卫报》报道,童年时代的马丁斯曾经饱受虐待,18岁起又开始了与白血病长达七年的斗争。长大后,马丁斯在战地摄影行业发掘出了人生的意义。他成为联合国的摄影师,而这一身份帮助他接触到了世界上最危险的战场和那些惨遭战争迫害的平民。

他的足迹遍布叙利亚的拉卡、伊拉克的摩苏尔,还有加沙地带。他的战地摄影作品曾经登上过《华尔街日报》、BBC巴西版和VICE等著名媒体的版面。与日俱增的名气也使得马丁斯的作品越来越容易受到媒体的青睐。

接受专访时,马丁斯还会分享战场上惊心动魄的回忆:“那次在伊拉克拍摄的时候,我看到燃烧瓶击中了一名男孩。我不得不赶紧扔掉相机去帮助他离开战场。这样的情况太常见了。那一瞬间我不可能保持中立。我必须忘记自己摄影师的身份,做一个人应该做的事。 ”

不在战场上工作的时候,马丁斯的爱好是冲浪。这位相貌和身材都不错的摄影师在社交网站Instagram上拥有12.5万粉丝。

但是在黎巴嫩工作的BBC巴西版撰稿人Natasha Ribeiro感觉有些奇怪:中东地区的巴西记者圈子很小,怎么从来没人说起过马丁斯?

Ribeiro随后向联合国询问此事,而联合国表示他们并没有雇佣过这样一个人。

另一名巴西记者Renata Simões也发现了疑点。她曾经对马丁斯提起过加沙地带非常有名的一处冲浪地点,而自称热爱冲浪又熟悉加沙地带的马丁斯竟然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

带着这些疑问,摄影师Ignácio Aronovich开始仔细研究马丁斯的照片。他发现这些照片的风格并不统一,而Aronovich认为真正的摄影师通常风格鲜明且会保持一致。最大的漏洞在于:大多数相机的快门都在相机机身的右侧,而马丁斯的一张照片里相机快门却在左侧,如下图所示:

图片来源:Instagram

他在采访中讲述的营救小男孩的战场故事也并不合理。Aronovich称:“现在伊拉克有那么多种武器,谁还会使用燃烧瓶啊?”

真相逐渐浮出水面:多年来,有一个人,或者是一个团队,不断地盗用其他摄影师冒着生命危险拍到的战场照片。其中被盗用得最多的是美国摄影师Daniel C. Britt的作品。为了防止别人用图片比对功能发现自己盗图的事实,马丁斯将图片进行了左右翻转来规避抄袭行为败露的可能。

除此以外,在没有见过真人的情况下,至少有六名年轻女性声称自己和马丁斯谈过恋爱。

但事实上,他本人的照片也被发现是盗用的英国冲浪运动员Max Hepworth-Povey的脸,并利用修图软件将其嵌入战场的照片里。对此毫不知情的Hepworth-Povey向BBC巴西版表示:“我一开始看到照片以为是朋友开玩笑呢,后来才发现是照片被盗用了。 ”

据Hepworth-Povey回忆,在2014年,一名叫布鲁诺的男子想找他谈谈和冲浪相关的工作机会,但是在网上视频的时候,布鲁诺的摄像头坏了,后来Hepworth-Povey也表示对这份工作没什么兴趣了。

一周后,Hepworth-Povey开始发现有人在Facebook上冒充他,于是Hepworth-Povey删掉了自己的Facebook账户。而这一时间点恰好是马丁斯开始向各大媒体出售摄影作品的时候。

此外,Hepworth-Povey的经历也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其他人想视频采访马丁斯的时候,马丁斯的摄像头总是坏掉,不得不转用语音或文字采访。

世界著名图片供应商Getty Images已经发表声明称解除与马丁斯的合作关系,并移除所有他此前提交的作品。

巴西摄影师Fernando Costa Netto称自己和马丁斯一直保持着联系,而且正在考虑帮助马丁斯办摄影展。据他的描述,马丁斯在今年8月底消失了一周。Costa Netto在当时还以为马丁斯被恐怖分子绑架了或是出了什么意外,而现在他感觉,自己可能在无意中向马丁斯透露了外界开始怀疑他的信息。

后来马丁斯又突然上线称,之前通讯出了些问题。在迅速关掉各种社交网络账户后,马丁斯留给了Costa Netto最后一段话:“嘿哥们,我现在在澳大利亚呢。我打算在房车里花一年环游世界,切断一切联系,包括网络。我想要彻底的平静。等我回来时我们再聊。抱抱。 ”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