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一个女教师的日本死亡之旅

2017-09-04 15:25:55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我将永不臣服于失控的世界,

自由地追逐繁星”

当地时间8月27日早5点50分左右,日本北海道钏路市海边发现一具女尸。

死者身高约1米6,白衬衫、米色长裙、白色休闲鞋,红色的丝巾缠绕在颈间。尸体的一部分已经腐烂,受损害较为严重,警方初步推测死亡时间可能已经有一个月。

警方通过DNA检测确认死者身份正是危秋洁——7月23日在日失踪的中国福建女教师。

有趣的姑娘

7月18日,危秋洁从天津出发前往日本,原本结伴同行的朋友临时有事,她不想选择旅行团,最终决定独自开始八天七夜的自由行玩,5天后失联。

这是危秋洁的第一次海外旅行,她早早就开始了准备:今年1月,她发微博“今年一定要去看的冰淇淋山”,配图是北海道西北部的利尻山;6月,微博转发北海道图片并评论,“还有函馆,等我来!”

日本之行也是危秋洁新生活的一份开门大礼。今年1月,她拿到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合格证明;6月底,她即将成为一名有编制的老师。

新老师危秋洁的生活是有趣的。

一个孩子用“可是”造句,“他可是拉了一个早上的肚子啊!”她评论,“我可是快被你气死了啊!”

另一个孩子写,“我不但长得帅,而且很好学。”她评论,“我怎么会有这种爱撒谎的学生。”

自由行最初的两天,她迫不及待在微博里分享了日本的街景、花海、自拍,还有随身携带的村上春树随笔集《爱吃沙拉的狮子》,书中写道:

“正因为会发生未知的事情,旅行才有趣。假如一切都像当初计划的那样顺顺当当不出意外,旅行大概也就失去了意义。”

诡异的行程

发现尸体的桂恋海滩并非景点,而是采集海带的地方。除了当地渔民,鲜有外人足迹,更是从未有外国游客来过。

根据尸检,危秋洁死因为溺水。尸体衣服没有凌乱,基本排除漂流较长距离的可能性,因此推测尸体有可能一直在现场附近。

危秋洁为什么来到这里,失联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7月20日,危秋洁搬到札幌民宿Ocho居住。第二天去了美瑛,在薰衣草前拍照并上传到微博,配文“夸我”。

一切都按照危秋洁的行程表有条不紊地进行。她甚至以小时为单位,确定好自己每天的行程,以确保在有限的时间内,去尽可能多的地方,让这次旅行的效用最大化。

7月22日,按照行程表的安排,危秋洁会去富良野观赏薰衣草。早7点30分,危秋洁从Ocho出门,不同于前两天的黑色双肩包,这次她选择了一个斜挎的红色小包,并在临出门前反复照镜子,整理头发。Ocho的老板娘称,当天危秋洁的着装并不像去远处游玩,而像是去见朋友。

此前几天的游览中,危秋洁换了不同的衣服,但始终背的是同一个双肩包。

斜挎小包,配上白色细条纹衬衣、素色长裙,危秋洁最后一次跨出这间民宿的门,留下了她的行李箱和预付到25号的房租。

下午4点26分,她给家人发微信,撒谎称已“安全回酒店”(民宿)。同时,踏上了开往阿寒湖的巴士。

阿寒湖原本不在她的行程之内。

从早上出门到此刻,中间隔了8个多小时。监控拍到了危秋洁乘坐JR列车从札幌到钏路,用时四小时。

在乘车时间之外的4个多小时里,没有监控拍到危秋洁的画面,她去了哪里?见到了谁?这是否导致她突然改变行程,并撒谎?

晚上7:30,危秋洁在阿寒湖畔的御前水宾馆办理入住。她选择了信用卡支付——该宾馆一晚的住宿费用上千,是札幌民宿Ocho的四倍。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