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探访世界最大精子银行

2017-09-04 11:30:05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就像Cryos的名字“寒冰”一样

办公室里

13万份精子静静地储存在零下190度的液氮罐中

精子样本会编号放入采集盒,去除病毒、细菌,清除感染物,经过纯化处理后,一根根装满精液、精子的采集盒就转入液氮精桶中冷冻起来,一个体积不大的精桶可以存放3万份精子样本。

爸爸在哪儿?

文/王璐

20岁不到就成为101个孩子的父亲,这在丹麦很“寻常”,只要这名“父亲”足够优秀,并能够满足人们对于新生命的一切幻想。Cryos精子银行,就是幻想开始的地方。

寒冰里孕育的新生

Cryos在古希腊语中译为“寒冰”。从1987年开始,这块位于街角宠物店旁的“寒冰”就散发着异乎寻常的热度。“最初,是有生育问题的异性恋夫妇前来光顾,之后是越来越多的准单亲妈妈,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同性恋夫妇。”摄影师Giulio Di Sturco拍摄了一组探访全世界最大精子银行Cryos的照片。

Cryos的创始人Ole Schou先生

据统计,全球有约10%~20%的异性夫妻无法生育孩子。在10%~20%不孕不育夫妻中,有5%~10%的原因都是因为男性。针对不孕不育的医学治疗方法中,女性有很多不同种类的治疗,但对于男性选择非常少,可以进行手术,但是效果微乎其微,领养或寻找精子捐献者是最有效的方法。

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Cryos精子银行统计数字表明,从1990年开始光顾精子银行的只有异性夫妻客户,但从2000年开始,超过20%的订单则来自女同性恋家庭和单身女性,且主要来自国外。“丹麦虽然许可同性恋婚姻,但法律却禁止未婚女子购买精子。”Cryos的创始人Schou说。

这部分单身女性一般年龄偏大,受过高等教育,从事律师、医生等工作,她们发现自己再找另一半生育孩子已经来不及了,而且要求比较挑剔,所以来精子库直接挑选最符合要求、质量最好的精子就成了一种不错的选择。预测表明,到2020年,这类群体可能会占据客户的70%。

根据Ole Schou先生30年前的梦绘成的油画陈列在Cryos办公室内

通常认为购买精子要通过第三方诊所间接进行,但如果登录Cryos的网站,你会发现自助下单一样方便快捷,“就像直接从送子鹤那里下订单似的”。

网站提供各类准父母或准妈妈关心的信息,如身高、体重、血型、种族、发色、瞳色,以及教育背景和从事职业等等,你甚至可以在锁定某几个目标后,点进他的详情页面,看到他小时候的照片,听见他的声音,看见他亲笔写给你的信。

在一封信中,捐精者这样写道:“我选择成为捐献者,因为我知道这世界上有很多愚蠢的原因导致一些家庭不能有孩子,我想成为让他们家庭圆满的一种可能。我没有酗酒、抽烟或吸毒等不良嗜好,每一天对于我而言都是生命的奇迹,如果我的捐赠可以让你的家庭变得更幸福一点,那这就是我捐赠最大的意义了。”

不过对于大多数捐赠者而言,赚钱是最大且唯一的动力。在丹麦,平均一次精子捐献可以获得40美元的报酬,特别受欢迎者的价格可以高达500美元。因此,精子捐赠在大学生中特别受欢迎,一名24岁的奥胡斯大学学生表示:“我觉得这非常酷,生命的意义不就是尽量多地传播我的基因吗?”

大家都想要一个维京宝宝

尽管种族歧视问题已经悄悄淡化,但在生殖需求链条上,拥有纯正斯堪的纳维亚血统的维京宝宝却有着绝对优势。“人们都想要一个金发碧眼的混血宝宝。这方面的市场需求很大。”这也是丹麦能够成为全球最大精子银行的原因之一。

除此之外,丹麦对于匿名捐赠者持之以恒的保护也让它更为稳妥、安全。

在美国的费尔法克斯精子库,捐献者可以选择完全不透露身份信息,也可以有条件地透露身份信息。根据合同,捐献者同意自合同签订时起18年内,每年向精子库更新自己的个人信息,包括姓名、电话、电子邮件、地址等,一旦他血缘上的孩子年满18周岁,精子库会把捐赠者的个人信息透露给孩子,如果孩子想同这位“父亲”见面,他们可以自行安排。

96%的精子样本将出口国外

“对于那些通过精子捐赠而出生的孩子,他们和收养来的孩子一样,拥有知晓自己物理父亲的权利,这项权益的获得被视为一场胜利。”

然而事实上,大多数通过捐精生育的孩子不会主动寻找“父亲”。在Cryos只有一个例外,有一个智商非常高的孩子,是门萨俱乐部的会员,他认为自己的高智商不可能遗传自母亲,于是他曾经来Cryos试图寻找过自己的亲生父亲。

事实上,世界各地的精子银行都有一个约定俗称的规矩,愿意公开信息,选择不匿名的捐赠者可以获得更高的报酬,但大约只有25%的捐献者愿意这么做,大多数人并不希望通过捐精产生的后代找到自己。

在那封捐精者写的信中,他提到“如果你想了解我,我很欢迎,我也乐意知道关于你的消息,如果你不愿意,我也完全能够理解。我知道你将成为一个好人,做很棒的事。”更多的人则表明,“最好还是不要来找我为好,哈哈。”

为了迎合飞速发展的生殖需求,丹麦还创造了一个“生殖旅游节”。在浏览未来孩子父亲的资料时,Schou先生指出“人们并不是想要一个超级宝宝,人们只是想要一个这样的孩子——他金发碧眼,身高六英尺一寸,喜欢足球和化学,还会跳莎莎舞,热爱羽毛球,弹得一手好钢琴,说流利的英语和德语,还正在攻读物理学硕士,这些让他们直观地看到他们未来孩子身上的各种可能。”

精子之间的竞争

和许多医疗结构一样,精子银行的捐献室里陈列着各种性感美女画像、色情杂志,还有循环播放的限制级影片。捐精者通过自慰的方式将精子储存在采集器皿当中,快的在里面待上几分钟,慢的要20多分钟。“如果超过半个小时不出来,我们就会去敲门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Schou说。而后,捐赠的精液拿出来被放到接收台,接收台有指纹采集器,通过指纹采集贴上特殊的编号,预防样本被搞混。

精子采集室内陈列着各种色情读物。采集精子之前要严格禁欲2~3天,以保证精子质量

接下来的过程则要残酷得多,捐献的精子要经过一系列的测试和检验,其中包括通过二代测序技术检测遗传病风险,避免遗传出生缺陷,“谁都不希望自己通过精子捐献生出来的宝宝在50岁的时候患上肠结石。”与此同时,精子样本还要通过冷冻实验。

工作人员将精子样本放在容器当中,以备检验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