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职场性骚扰,美国罚得有多狠?

2017-08-31 15:58:59  [来源:金融时报]

不久前,福克斯新闻(FOX News)炒了体育新闻大腕杰米·霍洛维茨。这是继福克斯新闻去年7月炒了董事长罗杰?埃勒斯、今年4月中炒了高收视率的《奥莱利因素》主持人比尔·奥莱利之后,遭遇的又一个性骚扰风暴。

优步总裁、500 Startups联合创始人等相继因性骚扰“丢官”,涉及的职位越来越高。美国企业在面临性骚扰的指控时,似乎有快刀斩乱麻之势。 美国企业会迎来一轮整顿吗?美国的性骚扰法律政策,在特朗普治下有什么样的发展?

福克斯的“霸道总裁”

在中国,谈到性骚扰,很多人的第一印象是在公交车里伸手的“色狼”,或是等着在地铁里下手的“变态”。现实中的职场性骚扰,可能来自一个文质彬彬的总裁。

我在“起点中文网”搜到了1858部标题含有“霸道总裁”关键词的网络小说,它们颇受一些女性读者欢迎。在我看来,很多“霸道总裁”的行为和相应的办公室恋情,逼近了性骚扰的警戒线。

性骚扰的定义由于文化和法律制度而有所差异。《日本跨国文化》曾经刊出《在日本OK,在美国可能是性骚扰》一文,指出在美国的日本人很容易犯以下错误:

对女性外表进行评论;开“你会成为我女朋友吗”这样的玩笑;以酒醉作为不当行为的借口;吹嘘“不带家眷在美国的自由生活”;询问个人隐私,如“你有没有男朋友”;在办公室里陈列挑逗性或衣着暴露的女性照片。

同样,在中国视若平常的企业文化,到了美国可能被认为“急需职场性骚扰的培训”。

去年7月6日,福克斯前新闻节目主持人格雷琴·卡尔森起诉董事长罗杰?埃勒斯,声称她因“拒绝埃勒斯的性侵扰”而被停职。随后,福克斯旗下的大咖主播梅根?凯利告诉福克斯母公司21世纪福克斯的调查人员,10年前她受到了埃勒斯的性骚扰。

调查人员发现,福克斯新闻还有多位女性有类似经历。埃勒斯被迫离职,福克斯同意支付卡尔森2000万美元和解,并与另外至少6名指责埃勒斯性骚扰的女性达成协议。

即使埃勒斯在去年7月21日离职,仍有一系列女性指控埃勒斯的性骚扰行为。在过去整整一年间,福克斯的性骚扰文化议题从来没有从新闻媒体里消失。截至今年3月31日,福克斯为了平息有关性骚扰的未决诉讼和潜在诉讼,共支付了4500万美元,除此之外还有埃勒斯的解约费4000万。

这些络绎不绝的指控和媒体的报道,不但影响到福克斯的企业形象,也对招揽人才造成负面的影响,更遑论工作气氛的打击,造成同事之间关系紧张。

美国企业为何怕性骚扰

美国有全世界公认最严格的性骚扰法律,加上爱诉讼的文化、集体诉讼的可能性、陪审团判决巨额的赔偿金,使得许多企业战战兢兢。

美国政府负责执行性骚扰控诉的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对性骚扰的定义是:“基于工作申请人或雇员性别的骚扰是非法的,可能包括‘性骚扰’、要求性欢愉、其他口头或身体上的骚扰。骚扰不一定与性有关,可以包括关于一个人性别的冒犯性言论,比如对女性群体的攻击性评论。”

美国的性骚扰诉讼一般分为两种类型:“交易型性骚扰”(以性骚扰作为晋升或保留工作的筹码)和“敌意工作环境型性骚扰”(用性骚扰干扰员工的工作表现,形成胁迫、敌对的工作环境)。骚扰者可能是受害人的主管、同事、客户或顾客。骚扰者和受害者可以是任何性别。男性可能对其他男性进行性骚扰,女性也可能对其他女性进行性骚扰。

2014年,英国路透社等媒体报道称,雅虎一名女性软件工程师对雅虎手机工程部的一名女性高级主管提起诉讼,指控其性骚扰和非法解雇。在美国,法律要求企业对雇员在工作场所遭遇的性骚扰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同时,雇主必须采取一切合理措施防止骚扰,包括鼓励书面投诉,并保护雇员免受报复等。

美国法庭判给性骚扰受害者的赔偿可以包括:过去损失的薪资、奖金、福利、保险、假期、退休金、员工股票期权(以上用来补偿失去的升职或被解雇)、未来的薪资(胜诉使受害者有权复职,但如果不能复位,则可以换算成金钱补偿)、心理伤害补偿、惩罚性补偿、及诉讼律师费等。

2012年,一位医生助理控告美国慈爱总医院的医生不断对她进行性骚扰。她曾向主管求援,但主管只是一笑置之。陪审团最终判决她应得的补偿为1.68亿美元。

权力的游戏

特朗普竞选总统期间,媒体曝光了他在2005年受邀参加《通往好莱坞》节目录制时的吹嘘:“你是名人,她们就会让你为所欲为。你可以抚摸她们的私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这个在美国舆论场“刷屏”的大话其实说中了核心:

性骚扰问题的核心不是“性”,而是“权力”。

根据2013年美国《赫芬顿邮报》的研调,75%的受访者在工作中经历过性骚扰,却没有投诉。《时尚Cosmos》在2015年调查了2235名全职和兼职女员工,发现三分之一的女性曾经在工作场合经历性骚扰。在经历过职场性骚扰的女性中,有29%的人选择投诉,71%的人没有。

美国联邦政府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接到的投诉,绝大多数情况下是由女方提出的。然而,随着女性在职场的进阶,男性提出的性骚扰索赔的比例大幅上升,1990年女性与男性投诉性骚扰的比例是92比8;到了2015年,这一比例变为83比17。男性投诉的比例翻了一倍。

性骚扰的普遍率也因行业而异。2011年《美国经济评论报告》研究发现,建筑土木业的性骚扰率最高,其次是交通和基础设施公用事业。2016年美国调查机构“硅谷的大象”发表的报告显示,60%的从事科技工作的受访女性经历过性骚扰,其中65%的性骚扰来自上司,一半的受访者不止一次受到性骚扰。

我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法律分析专家塞瓦洛斯,为何最近美国企业对性骚扰的控诉反应越来越快?这是不是一种法律上的自卫?

塞瓦洛斯说: “不论加州、纽约州还是联邦政府的法律,都鼓励雇主对骚扰者采取果断行动。任何遭遇过一连串投诉的公司,都有强烈的经济动机对骚扰者采取严厉措施,例如马上解雇。”

特朗普政权下的性别政策

从美国政党政治的运作上看,一般而言民主党倾向于支持反歧视的法律法规,共和党人则倾向于认为此类规定有害于商业和就业增长。

福克斯新闻是美国主流媒体中少数让特朗普看得顺眼的。其实早在2013年盖洛普民调就显示,66%的福克斯新闻观众认为自己是共和党人,94%的福克斯电视台观众认同或偏向共和党。福克斯的一系列性丑闻因而备受关注。

但是,特朗普对福克斯新闻主播比尔·奥莱利因涉嫌性骚扰而被解雇表示不满。特朗普对《纽约时报》说:“我认为比尔应该诉讼到底,我不认为比尔做错了什么。”

特朗普可以通过不同方式影响美国的性别政策导向,比如在美国最高法院填补最高法官席位时,任命代表共和党意识形态的法官。

今年4月初,特朗普撤销了奥巴马总统2014年发布的《公平报酬和工作场所安全》命令。该命令有两个特点:保障工资透明度;禁止企业强迫员工签订条款,如要求员工同意关于性骚扰、性侵犯和歧视的争议,必须通过仲裁。

强迫性仲裁条款对在工作中遭遇性骚扰的受害者不利,因为如果在就职时签下了仲裁条款,就意味着不能透过法庭提出相关诉讼,也意味着对陪审团裁决权的放弃。

公司不喜欢陪审团裁决,是因为陪审团理论上代表的是普通百姓,容易对受害的个人产生代入感,而与企业站在对立的视角。另外,陪审团倾向于裁决超大额的惩罚性赔偿。

特朗普撤销《公平报酬和工作场所安全》命令,在媒体界和维权组织中引起了轩然大波。特朗普政权如果想要通过个人行政命令或是国会的立法程序,来改变目前性骚扰法律的格局,将面临极大阻力。由于美国的分权制度和较为完善的法律系统,加之职场文化对滥用职权的敏感,恐怕美国很难回到20世纪中叶《广告狂人》的时代:女秘书不是成为霸道总裁的夫人,就是成为霸道总裁的情妇。

走在办公室里时,没有人想再听到“哦,宝贝,你的腿真长”或“甜心,开会时,你只要坐在那里,不需要出声”。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