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大学生刚毕业,就进入“中年危机”?

2017-08-24 11:35:24  [来源:团结湖参考]

早就被预言退休生活会很丰富的我,这几天被黑豹鼓手赵明义的保温杯刺激到了。据说用保温杯泡枸杞,代表着一枚摇滚音乐人令人无可奈何的中年危机。可是明明我二十多岁的时候,就已经在这么喝了啊。你看我不但只泡枸杞,还和红枣、西洋参片一起泡过,话说真的很香甜。那么我这算个什么危机?

所以我对这个话题是否定的,谁说青春就一定要挥霍健康。毕竟像我这么透彻的人,早就明白人的肉体是速朽的。我们呵护当下的肉体,是为了对更辽阔的人生负责。在这方面,古往今来早就有许多知名的论述,比如“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比如“年轻人不要老熬夜”。

所以判断一个人是否青春,有比看他用什么杯子喝水更本质的东西。上周末和一个高中同学吃饭,早在两年前他就放弃了在二线城市有房的安稳生活到北京打拼,吃饭时一直在谈他未来的打算。虽然他有点少白头,但我觉得他很青春。

一位前一阵得罪不少人的公号写手,最近又写了一篇爆文,“经过一些事”以后,他果然文风陡转。文章大概是说,他的公务员朋友收入比较低,吃饭不让他们买单。他觉得体制外的人于社会于国家,几乎啥都没干,公务员才是最值得尊敬的人。他写文章的载体“微信”就是体制外的产物,敢情微信于社会于国家并没有什么意义?公务员辛苦付出,是值得尊敬,可这么贬损“体制外”,合适么?

“从不买单”并不是人际交往中的正常现象,过度拔高某个群体,也会遮蔽某些真实的问题。我是山东人,你懂的,我身边有很多同学朋友都是公务员,所以知道他们早就不是过那种“一张报纸一杯茶”的清闲日子了。说实话,在私人场合里,我听了他们太多的抱怨。尤其是基层的年轻人,工资低压力大。加之每个单位总有那么几个上升无望的“老油子”,占着编制却不干事,活儿都是新人的。

每当听到他们千篇一律的抱怨时,我总是会基于理性人的立场,问一个特别天真的问题:那你为什么不换个工作呢?然而每当这个问题抛出,收到的总是沉默。我也不知道他们的沉默,到底意味着不屑还是深思。

昨天刷屏的另一篇报道,也许在某种程度上回答了这个问题。哈尔滨市公开招聘457名环卫系统员工,结果有万余人报名,其中近3000人拥有本科学历,还有25名是研究生学历。大学生们疯抢扫大街,只是因为这些岗位有事业单位编制。这篇新闻原是旧闻,但却仍是今天东北的写照。报道称,在东北为了谋得一个类似高中教师这样的岗位,有人愿意花二十万元来疏通关系。而他们挤破脑袋要进体制内,只有一个原因:稳定。据说中年危机者最担心的就是被社会抛弃,而产生不安全感。所以你说一个迷恋稳定的大学生,和一个手持保温杯的摇滚大叔,哪一个更像年轻人,哪一个更像正在遭遇危机呢?

我对公务员这个职业没有什么偏见,任何一种工作选择都应该得到尊重。但我所怀疑的是,以“稳定”为最终追求的心态,是否对于自己和工作根本就是一种互相消耗?求稳这种心态,关联的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我们很难想象,这样一种状态的人,进入体制内后,会有干事的激情。马未都先生说他很期待“长生不老”科技的早日到来,因为他还有很多事想要去做。而青春正好的人,却想要过静如止水的生活,这是一种特别让人深省的社会现象。

而更为可惜的是,这些大学生对于“体制内”的理解,似乎仍停留在陈旧的印象中,并没有跟上趋势的变化。十八大以来,公职人员应该是感受变化最大的群体之一。“本届政府内财政供养人员只减不增”,这首先意味着公务员的岗位将越来越少。对“敢于担当”的不断强调,意味着公职人员必须能做事、做成事。“求稳”心态与这一要求无疑是抵触的。细心的人会发现,对消极怠工者的退出机制,被越来越多地提及了。体制内早就不是养老的地方了,抱着这种心态在体制内“混”,将变得越来越困难。

曾经有个段子对我影响特别大,说黄忠六十岁遇到刘备、姜子牙八十岁遇到周文王、孙悟空五百多岁才西天取经、白素贞一千多岁还下山谈恋爱。我们才二三十岁,为什么不赶快做一点事情呢,不然老了你拿什么跟孙子吹牛?我并不反对大学生考公务员,但不论做什么事情,都不要辜负自己的大好青春。

(文/于永杰)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