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法国“第一夫人”不好当

2017-08-17 11:47:42  [来源:青年参考]

由于大批法国民众签署请愿书表示反对,布丽吉特已不可能像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妻子梅拉尼娅一样拥有“第一夫人”的官方头衔。

美国“第一夫人”通常被视为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但法国人不太适应总统的配偶频频出镜。

“第一夫人”听上去是个光鲜无比的头衔,但现实有时并非如此。在一些国家,总统的配偶“无名无分”,一举一动被摆在聚光灯下无限放大。

在法国,有个“难得情深”的总统想为妻子“正名”,但遭到了数十万民众反对,险些引火烧身。他就是马克龙。

她是总统夫人,但不是“第一夫人”

据英国路透社报道,针对法国总统马克龙欲为妻子布丽吉特设立官方职务“第一夫人”,已有超过28万民众签署请愿书表示反对。

大选期间,马克龙曾提出赋予布丽吉特“第一夫人”的正式地位。“她将有机会成为她想要成为的样子。”马克龙在4月接受法国电视台采访时说,“我想摆脱法国式的虚伪……当一个人和你一起生活,她应该拥有一个角色定位,并在这个定位中被认可。”

在马克龙的计划中,“第一夫人”这个头衔的拥有者没有工资,但应有办公室,以及由助理、秘书及安保人员组成的团队,并由国家财政拨发活动经费。

正是这一点促使活动人士蒂埃里·保罗·瓦莱特在请愿网站“Change”上发起了反对给予布丽吉特正式职位的活动。他认为,法国新政府正在大力节省经费,且刚刚通过新法案,现在授予“第一夫人”的头衔十分不合时宜。

所谓新法案,是指8月3日执政党占主导地位的议会通过的“道德从政法律化”法案,内容包括禁止议员雇佣近亲为自己工作。在此前的大选中,马克龙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保守派候选人菲永就曾因妻子“拿空饷”而被指责。

“他们禁止国会议员雇佣配偶,却想给总统的妻子特权,这自相矛盾。”瓦莱特说,正式头衔可能将允许布丽吉特申请更多预算、拥有更多权力。

大量法国民众和他持相同观点。美国《赫芬顿邮报》援引英国舆论调查公司“YouGov”在5月发表的民调称,68%的法国人反对正式设立“第一夫人”职位。

由于缺乏对总统配偶地位的法律界定,近年来,历任法国总统的伴侣享受着不同形式的国家财政支持。布丽吉特现在的工作小组由7名政府职员组成,其中包括3名助理、两名安保人员和两名秘书。而前总统奥朗德前女友的办公室曾雇佣5人,每年消耗经费38万欧元。前总统萨科齐的夫人卡拉·布吕尼的办公室年经费曾达到60万欧元。

不过眼下,混乱状况即将宣告结束。“马克龙已经退出了,我们感谢他。”8月13日,瓦莱特在脸谱网上写道。据法新社报道,马克龙放弃了为妻子设立“第一夫人”职位的想法。

爱丽舍宫宣布,政府将在未来数日内发布文件,明确布丽吉特的“公众角色”定位。换言之,布丽吉特已不可能像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妻子梅拉尼娅一样,名正言顺地拥有头衔。

虽然没能“正名”,但她的生活不会受到多大影响。据美国《政客》杂志报道,这名运行着一家儿童慈善机构的前教师只是没有官方身份而已,在一些报刊杂志甚至官方通讯中,人们仍然将她的身份称为“第一夫人”。

欧美“第一夫人”含义大不同

在马克龙为妻子争取头衔的过程中,人们提到最多的就是美国。许多法国民众反对设置“第一夫人”的原因之一,就是不希望法国政治“美国化”,尽管在美国“History”网站看来,两国对“第一夫人”的定义截然不同。

报道称,两国“第一夫人”角色都是非官方的,但美国总统的配偶通常被视为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其中许多人的受欢迎程度超过了其总统丈夫。而在法国,总统的配偶虽然经常现身公众场合,并经营慈善事业,但通常不像大西洋彼岸的“同行”一样具有影响力,得到的公众支持也较为单薄。

时政专栏作家、文艺复兴文学博士凯特·马尔比在为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撰写的文章中,深入分析了欧美之间深层的文化差异。“如果你是美国人,可能对‘第一夫人’一词感到稀松平常,但欧洲国家很少放大‘第一夫人’的概念,更不必提‘第一家庭’这类词汇。在欧洲人反对设置‘第一夫人’的理由中,一般会提到总统是人们票选出来的,其配偶则没有通过选举。”

选举美国总统时,候选人的“性格特征”通常是选民关注的重点,而一个男人娶了什么样的妻子被视为其“人设”的重要一环。温馨的家庭、在总统身旁时刻保持得体微笑的妻子,以及他们教育孩子的能力,都是珍贵的竞选“资本”。

而在欧洲,尤其在法国,人们往往对领导人的私生活持怀疑态度,不确定其是否真正用心经营家庭。1996年1月11日,前总统密特朗的葬礼上,他的情人安娜和私生女一起出现,上演了法国政治史上的“经典一幕”。

此外,“第一夫人”的概念随着时代不断演变,但在美国人们更愿意看到基于传统的性别角色:大多数女性支持丈夫的职业生涯。所以人们经常看到这样的照片:总统在阅读文件,他的妻子则在组织复活节彩蛋聚会。

而在法国,历史原因令人们从心底抵触“第一夫人”。“这个国家与君主制渊源颇深,赋予配偶权力可以追溯到充满血腥暴力的君主制时期。”法国一家民调机构的部门主任告诉《纽约时报》, “在如今的大选中,法国人选的是一位总统,而不是一个家庭。如果夫妇两人携手站上政治舞台,会令民众联想到君主制和皇室夫妇。”

“第一夫人”有本“难念的经”

马克龙上任之初,他和布丽吉特的爱情故事被广为报道。布丽吉特比丈夫大24岁,是他中学时的语文老师,和马克龙结婚时已有3个孩子、7个孙子。惊世骇俗的感情无碍于两人的相处,当选总统后马克龙曾将自己的成功归功于妻子,称她是自己“最亲近的知己”。“她一直伴我左右,没有她,我就做不了自己。”他说。

情话听上去很美,但在一些法国人看来,这样美丽的爱情并不真实。他们宁可相信年迈的布丽吉特是个幌子,两人之间只有虚假的婚姻,因为竞选期间马克龙需要澄清自己是同性恋的传闻。一些马克龙的“迷妹”不愿面对现实。在社交媒体中,不少批评者指责布丽吉特独占“爱丽舍宫的年轻王子”。

连法国媒体也不太适应总统配偶参与政治。法国《自由报》讽刺布丽吉特“无处不在”,《Voici》周刊称,法国人选出了一位总统,登场的却是一对夫妇。

抛开种种非议,法国“第一夫人”本就难当,对于这一点,前总统奥朗德的前女友瓦莱丽·特里韦勒看得最为透彻。当年奥朗德上任时,瓦莱丽接替了“第一夫人”或者说“第一女友”的角色,但这名女记者公开表示不喜欢这一称呼,总统伴侣也不是个好坐的位置。

“如果你是国家元首的伴侣,就会被品头论足,衣服上不能有一道褶子,不能说错任何一句话。”瓦莱丽说。英国《每日电讯》报称之为“爱丽舍宫的诅咒”。

事实上,其他国家“第一夫人”的日子也并非一帆风顺。比如带着高水平的职业经历进入白宫的希拉里和米歇尔,都曾因在某一政策领域表现出专业才干被公众批评“后宫干政”。如果像美国现任“第一夫人”梅拉尼娅那样低调,又会被批评“离白宫太远”、逃避应尽的职责。

对此,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的妻子切里·布斯也有惨痛的体会。2000年进入唐宁街前,她是成功的律师,在她帮助下成立的律师组织“Matrix Chambers”经常起诉政府。令人惊讶的是,她没有因此被点赞,反而受到不少非议。

在布丽吉特受指摘的同时,马克龙也在接受考验。按照美联社的说法,人们不喜欢的不只是“第一夫人”头衔,马克龙执政的“蜜月期”也已结束。“YouGov”8月3日发表的民调显示其支持率跌至36%,下跌幅度创下历史新高。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