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美国人的性生活变少了,都是因为它

2017-07-26 09:59:37  [来源:界面]

现如今,要想寻找鱼水之欢,简直是再容易不过了。单身男女只需轻抚一下手机,就可以找到下一个“约炮”对象;已婚伴侣则更可以近水楼台,夜夜笙歌,这也被人称为“婚姻优势”。

不过,为什么美国人跟20年前相比,性生活反而更少了呢?

根据《性行为档案》(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近期发布的一个报告,从一个大规模的一般性社会调查中发现,美国成年人在2010年代初每年进行性行为的次数,比1990年代末减少了9次。这种程度的减少,无法用工作时间更长或观看色情内容更多来解释。

尽管尚不完全清楚这背后的原因,人们已经提出了各种看法。譬如,人们要孩子的时间更晚了,使得他们更没精力进行性生活。

父母效应

“许多父母都觉得,他们从早到晚已经忙得不可开交,比如要每天早起、还要对付孩子的哭闹,等等。他们对性生活只会感到力不从心。”心理学家萨曼莎·卢茨(Samantha Lutz)说。“人们宁可上网刷剧;这种消遣方式不用耗费任何精力,就可以让人获得满足。”

和过去相比,父母也在更多地参与孩子的生活。婚姻和家庭治疗师阿曼达·帕斯丘科(Amanda Pasciucco)表示,“家长几乎天天开车接送孩子上下学、参加课外活动。”曾经,孩子们有更多的自由,也没有那么多课外活动,家长也就有更多的闲暇时间。

性爱顾问埃里克·马洛·加里森(Eric Marlowe Garrison)对此表示赞同。“越来越多的家长,对于孩子的生活,事无巨细、什么都管,根本没有精力去嘿咻或是做其它亲密活动。”

难道说,婚姻已经从一种优势转变成了一种劣势?

美国性教育者协会主席、治疗师协会主席黛比·赫本尼克(Debby Herbenick)说:“婚姻优势是否已经变成了一种劣势,现在还很难讲;部分原因在于,在性和健康方面,美国在近几十年来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比方说,更多人因为罹患糖尿病而常年服用药物,对性能力造成了影响;还有数百万癌症患者,尽管幸免于死亡,却无法免于癌症治疗带来的性方面的副作用。”

科技进步的功过

对已婚夫妇来说,科技进步会让人们从他们的伴侣身上转移注意力。作家和性治疗师马蒂·克莱因(Marty Klein)说,“我看到越来越多的夫妻,不管是一起吃饭还是一起遛狗,老是低着头各玩各的手机。这减少了双方的互相交谈和关注,也阻挠了那方面兴致的‘酝酿’。”

心理治疗师黛博拉·福克斯(Deborah Fox)补充说:“许多夫妇上床之后,各玩各的电子设备,完全放弃了勾搭对方的任何努力。如果他们觉得性生活没意思,绝不能说是因为某个视频太有意思了,而是因为他们染上了与对方切断的恶习,从而丧失了性方面的创造力。”

对于长期伴侣而言,这似乎是显而易见的;但对于单身人士来说,技术(包括约会类app,如Tinder)也有可能减少性行为。帕斯丘科指出,“在app时代,人们拥有的是更多的虚拟性爱。”

她说,“发送色情短信(sexting)、发图片之类的行为越来越猖獗了。我听到越来越多的人跟我讲,好多人居然会给从未谋面、也从来没打算见面的人发自己的裸照!”

临床心理学家弗兰西·L·斯通(Francie L. Stone)也观察到类似的行为。“年轻男女使用约会交友软件,往往是为了肯定自己。尤其是女性,她们说会在喝醉或者无聊的时候使用这些app。他们素未谋面,也不想见面;他们就是喜欢互撩。用这种方式来替代‘现实’性生活,探索自己在性方面的偏好,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一切都在让自己有安全感的环境下进行。”

这会导致人们自慰。“我认为,年轻单身男女们的性冲动会减少,因为他们的选择其实更多。他们挑三拣四。”性治疗师霍莉·里奇蒙德(Holly Richmond)说。“如果得不到顶级享受,他们宁可回家自己看A片,使用能带来极致快感的高级性玩具。”

在印第安纳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任副教授的赫本尼克补充说:“尽管性生活数量减少,但是质量有所提高。(在调查中)我们从未定义何谓性行为,也没有问人们采取什么样的性行为:是否包括自慰和性玩具?对于单身人士来说,他们很可能降低了与他人性交的频率,但其它形式性行为的频率可能基本持平,如手淫或性玩具等。”

性生活减少真的是坏事吗?

帕斯丘科说:“作为一个认证的性治疗师,比起性生活的频率,我更关心的是性行为的品质:它在情绪、智力、身体、精神层面上,是不是足够强烈?”

心理学家玛格丽·尼科尔斯(Margie Nichols)解释说,性行为的减少,其实是一种文化变迁和女性赋权的结果。

与前几代人相比,女人不再把性看做一种对丈夫应尽的义务,而更像是一种个人选择。“在一段情感关系中的女人,在缺乏兴致时可以说不;而母亲一代则不得不张开她们的腿,一边被动地满足丈夫的欲望,一边想家里该买什么东西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频率的降低没什么不好。”

关于这一点,人们应该谨记:你和你的伴侣觉得适合你们的性生活,就是好的性生活。它可不能通过统计数字来度量。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