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这个被吞并42年的王国,对印度有多少忠诚?

2017-07-12 11:57:43  [来源:瞭望智库]

在中国与印度军方洞朗地区的对峙事件中,一个条约、一则规定被反复强调:1890年,《中英会议藏印条约》划定了西藏与锡金边界。

有人问:锡金与此事有什么关系?答:1975年锡金被印度吞并后,该边界就成为中印边界。

由此,一个喜马拉雅小王国的命运在其“消失”之后42年再度让人们感慨,只不过,大家今天称它为印度锡金邦。

其实,锡金从未淡出一些战略学者的视线——位于印中边境、靠近印度咽喉西里古里走廊,这样特殊的地理位置被认为是“中印战备前沿”;但它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历史却逐渐被大部分人遗忘。

不过,这大部分人并不包括当年看到印度如何强力进行吞并的人,也不包括如今仍遭遇身份认同危机的锡金人,被吞并的阴影一直都在。

文 | 周良臣 白云怡 倪浩 王会聪

本文摘编自微信公众号“环球网”(ID:huanqiu-com),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1

中国人和巴基斯坦人几乎不被允许踏足

对中国人来说,印度锡金邦几乎是无法踏入的“禁区”。

曾作为记者在印度常驻3年的吕鹏飞9日讲述了他的经历

“2015年7月,我曾去距离锡金邦仅30公里的印度大吉岭采访,听说从这个小城包车可进入锡金邦,但当时我没敢这么直接去。回到印度首都新德里后,我就向印内政部和锡金邦在新德里的办事处申请去锡金的许可,但没有获得批准。”

另一名去过锡金邦旅游的尼泊尔人表示,他曾经想带一个中国朋友去那里旅游,最终也没能实现

“中国人和巴基斯坦人几乎不被允许踏足锡金,并非完全禁止,但是申请过程很复杂”。

在印度移民局网站上看到,根据该国“外国人法令1958”规定,整个锡金邦被列入“保护/限制区”(被划入“保护/限制区”的多为印度东北部等敏感地区),除了不丹公民,所有外国人要去保护/限制区必须向相关部门申请特别许可。

锡金邦旅游局网站介绍说,外国人可选择在内政部、外国人登记办公室或者新德里、孟买等机场的入境管理处申请,但只有中国人、巴基斯坦人等必须获得印度内政部的同意。对中国人规定严格,吕鹏飞认为“主要原因应该是担心刺探情报”。

锡金邦东面是不丹,西边与尼泊尔接壤,北方与中国交界,南面与印度西孟加拉邦相邻,不通火车,与印度其他地方连接的交通干线是贯穿该邦的印度国道10号公路;该邦10多年前开始修建国际机场,至今未建成。也就是说,进入锡金邦只能坐车(有官员乘坐直升机的例外情况)。据记者了解,汽车驶入锡金邦时,车辆和乘客证件会被一一查看。


锡金地理位置示意图

在锡金被印度吞并42年后的今天,它是否仍然是敏感话题?从上述印度针对外国人进入锡金邦的规定看,答案是肯定的,在记者就此话题联系采访时,也有这样的感觉——无论是去过锡金邦的尼泊尔人、印度人,还是曾经在印度做研究的一些中国学者,大多数人都拒绝了哪怕是匿名的采访,有人表示,“太敏感,我不敢说”,有人很为难地表示,“我还要经常去印度,不想以后去考察交流时遇阻”。

然而,中国南亚学会常务理事钱峰9日接受采访时表示

在印度所有邦中,锡金邦并非是诞生历史最短的,最近几十年,由于语言和民族划分问题,印度自己成立了好几个邦。

与其他东北部存在诸多反政府武装力量的几个邦相比,这么多年没有听说过锡金民众为了独立而爆发政治或暴力运动,其敏感程度并不突出。

另一位中国学者表示

中印在2003年以签订扩大边贸备忘录的方式婉转表达中方承诺锡金属印。该备忘录第一条载明:印方同意在锡金邦的昌古设立边贸市场,中方同意在西藏自治区的仁青岗设立边贸市场。

中国承认锡金属印,加上锡金多年来牢牢地在印度掌控下,因此锡金邦并非是印度的敏感议题。


锡金末代国王和王后

18世纪至19世纪,锡金王国是中国的藩属国,后来成为大英帝国的受保护国,直至1947年印度独立。

1950年,锡金与印度签署协定,将其所有对外关系交给印度处理,允许印度在其境内驻扎部队,禁止其与他国打交道。

1968年,锡金爆发反印示威,要求废除印锡条约。

1973年至1975年,印度为吞并锡金采取一系列行动,包括将军队开进当时的锡金首都甘托克,接管政府权力;通过由印度拟定的宪法;软禁锡金国王。

1975年4月,锡金举行全民公投决定是否废除君主制,选择废除的人占绝大多数。

同年5月,锡金被正式宣布成为印度第22个邦。

2

失业率是全印第二高

在游客眼里,锡金邦并没有什么紧张气氛,只是一个安静的旅游目的地。由于发展迅速,锡金自1975年并入印度后被称为“黄金邦”。

锡金面积7000平方公里,在印度只比果阿邦大;人口60万,全印最少。印度独立记者桑托时尼今年曾在《印度斯坦时报》撰文称,从人均收入来看,锡金是印度第3富裕的邦;2008年,锡金被宣布为印度首个“没有露天厕所”的邦。

2016年锡金成为印度首个也是唯一全面开展有机农业的邦,2016年的调查表明锡金是全印度女性工作环境最好的邦。

美国《纽约时报》说,2004年以来,锡金是印度增长最快的邦,过去8年里,这里年均经济增长率达12.6%。不过,该邦尚处于农业经济时期,连制造业都还没发展起来。印政府每年会向锡金划拨一笔专项扶贫款,约占当年锡金邦政府预算的30%。


锡金王室(中为帕尔登·顿杜普·纳姆伽尔国王)

在桑托时尼的笔下,在锡金繁荣和清洁等成就的背后,隐藏着严重的社会问题。2015年该邦的自杀率为每10万人中有37.5人自杀,这是全印每10万人中有10.6人自杀的3倍以上,其中,2006年至2015年,21岁至30岁年轻群体自杀现象最普遍。

另外,有社会工作者估计,锡金每10名青少年中至少有7人滥用药物。自杀和滥用药物与什么有关?桑托时尼认为是失业率,锡金的失业率是印度第二高(仅低于特里普拉邦),为全国平均失业率5%的3倍以上。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官员库纳尔·基绍尔表示,“锡金一味追求经济快速发展,影响了民众利益,忽视了社会需求”。

因清洁方面成就显著而被称为“绿色部长”的锡金邦首席部长查姆林最近卷入了一场耐人寻味的政治争议。国际商业内幕印度版网站称,现年66岁的查姆林再过不到一年就将成为印度史上任职时间最长(从1994年起至今已5次当选)的首席部长,他通常比较低调,不喜欢就国家政治进行评论,然而上周,他一番“锡金人民选择加入印度,并非是要做夹在中国与西孟加拉邦之间的三明治”的言论遭非议。


锡金邦首席部长查姆林

查姆林此言既指中印军队在中印边界锡金段对峙一事,也敦促中央政府尽快解决邻邦西孟加拉大吉岭地区动乱导致10号公路被封锁一事。这条印度国道是锡金邦与印度其他地区相连的唯一干道,由于动乱,该道路自6月中旬以来被封锁,导致锡金邦物资短缺。

查姆林表示,过去30年来,锡金邦因为大吉岭地区不间断的封锁行动共损失了近6000亿卢比。但他此番言论被质疑将“国际与国内问题相提并论,有‘独立思想色彩’在其中”。查姆林后来回应说,“锡金人对印度的忠诚毫无疑问”。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