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北京幼升小“游击战”

2017-06-20 17:15:23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北京幼升小“游击战”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杨智杰

在刚刚过去的5月里,贾卢汉不得不过五关斩六将。这个一年都发不了几次朋友圈的人,突然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悬赏1万元”的信息。在最关键的那几天,他一听到风吹草动就不停地打电话问,晚上睡不着觉,到处找朋友帮忙。他的妻子对着他哭,问他,也是问自己,“为什么我们要待在北京?”

让这对夫妻陷入困境的问题是,他们6岁的儿子今年要进北京的小学。前人的经验告诉他们,幼升小年年都是对家长的一场考验,今年仍在继续。尽管他们在过去两年里就一直在为此做准备,也自以为对北京幼升小的政策了解得很清楚,但是临近关头,出现的各种问题还是让他们感到非常仓促,“计划赶不上变化快”。

为了得到一个“学位”

作为一名“北漂”,贾卢汉在北京生活了将近12年。这期间,他成了家,立了业,但是没买房子,也没有北京户口。早就听说对非京籍人口幼升小的要求严,两年前孩子4岁时他们就加入了各种与升学相关的论坛和微信群,随时了解各种信息,及早按照政策创造孩子入学的条件,相应地安排一家人的生活。

非京籍孩子上小学,对家长的要求主要是房子和社保这两个方面。贾卢汉夫妻二人的工作和生活都在朝阳区,根据区教委近年印发的义务教育阶段入学工作要求,非本市户籍适龄儿童父母中须至少有一方在本区务工且缴纳满半年社保。贾卢汉的妻子满足以上条件,虽然他自己所在的广告公司并不给他缴纳社保。

贾卢汉原本打算自己也找一个公司挂靠社保,以防政策有变化。但是,挂靠公司交社保,每月要交1325块钱,还要支付10%的服务费,半年下来需要花费接近9000元。越是临近幼升小新政策发布的日子,微信群里越是不时传出小道消息。比如,有人说,2017年的政策可能改变,要求家长交满一年的社保。

他又听到一种说法,“如果孩子父母有一方是法人,孩子就容易上学。”按照朝阳区的规定,非京籍父母如果是企业法人,需要企业注册地址在本区,公司成立时间满6个月,且有法人代码证书和营业执照原件及复印件,不需要缴纳保险。

权衡之下,贾卢汉觉得,为保险起见,不如自己注册一个公司。2015年10月,他找到一家代办公司注册的机构,交了6000元服务费、一年5000元的“地址费”,以及会计做账的钱,合计花了2万元左右,就当上了“老板”。而实际上,他和妻子两人的工资加起来一个月还不到2万。

五一假期过后就开始信息采集了,非京籍家庭要准备的资料通俗地讲叫作“五证”,分别是:在该区域务工就业证明、在该区域实际住所居住证明、全家户口簿、在该区域办理的北京市居住证、以及户籍所在地街道或者乡镇人民政府出具的在当地没有监护条件的证明——证明他们的孩子在家乡没有人照顾,不得不随同他们“暂住”在北京。

“五证”听起来简单,实际上有很多“道道”。例如,贾卢汉是租住房屋,按政策他需要提供“实际住所居住证明”,而这一项就包括:房屋租赁合同、缴纳日期距离2017年5月17日之前满6个月的出租房屋发票、房主房屋所有权证和房主身份证原件及复印件。

“五证”的要求近些年并没有太大变化,贾卢汉按部就班地准备。五一长假回来,他跟房东预约去开房屋发票,需要带上房东的房屋不动产证、身份证原件和租房合同。

没想到,房东前一天还答应得好好的,第二天就反悔了。起初,贾卢汉以为房东想趁机要价,他在网上看过很多这样的案例,少的给房东一两万,多的有被要了15万的。情急之下,他提出额外给房东2万块钱,但是房东还是没有同意。房东解释说,他听房地产中介说,一旦给租客提供居住证明,如果自己有了二胎,可能会影响自己的孩子入学。

房东的顾虑来源于朝阳区教委《关于2017年义务教育阶段入学工作的意见》中的一条新规定:从2017年起,我区对适龄儿童少年入学登记的实际居住地址(凭适龄儿童少年父母或其他法定监护人房屋所有权证或不动产证书)实施记录管理,实际居住地用于登记入学之年起,原则上上小学六年内只提供实际居住地址服务范围内的一个入学学位(符合国家生育政策的除外)。

这个新规定被家长简称为——“六年一学位”。其实,北京市海淀区在2016年就实行了这样的规定,但是如果仔细研究就会发现,同样是“六年一学位”,其中的含义还有不同。海淀区的规定是,“自该套住房地址用于登记入学之年起,原则上六年内只提供一个入学学位(符合国家生育政策的除外)。”朝阳区政策的“一学位”只限于有房产的家庭,并没有包括租房者,但海淀限制的范围显然将两者都包括在内。

为此,贾卢汉特意去朝阳区教委确认,租房者不占用房东的“学位”指标。但是房东不相信,要求房东一起去教委证明有此一说,也被拒绝了。

为了让孩子能在北京上小学,他只好另谋出路。朋友圈里1万块钱的“悬赏”,就是为了求一个租房地址、开租房发票。为此,夫妻俩几乎挖掘了所有的人际关系。幸运的是,儿子幼儿园同学的姥姥得知了他们的情况,同情孩子为了上个小学那么难,这位好心的老人免费带着贾卢汉去开了租房发票,这让他们一家非常感激。

贾卢汉终于松了口气,带齐了资料去提交,却被工作人员告知,“经济适用房不能让孩子上学,不能开租房发票。”他看到房本复印件上的确有“经济适用房”5个字,心头一紧。不过后来经多方确认,这只是虚惊一场,因为按照规定,经适房在满足居住五年的前提下,购房人缴纳了相关款项,取得该房产的完全产权后,就可以将该房产用于出租经营。

5月26日,贾卢汉的儿子终于收到了“联审”通过的消息,接下来就等着给非京籍学生派位了。“对我们非京籍的人来讲,只要孩子有学上,能陪伴着孩子一起成长就满足了,不挑(学校)好坏。”说这话的时候,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和贾卢汉一样为了孩子上学而绞尽脑汁的,还有他在朝阳区四惠居住的朋友王大海。王大海在去年得知海淀区“六年一学位”的政策时,就猜测今年朝阳区可能也会进行这样的改革。他的房东有多处房产,并不在意上学指标。于是他提前一年就和房东签好协议,如果朝阳区政策有变化,请配合他的孩子上学,自己也会按照市场行情给房东一些补偿。

另外,他还做了一个备选方案,和在鸟巢附近居住的朋友打了招呼,一旦现在的房东反悔,他就及时转到朋友那边去。好在今年朝阳区的政策出台之后,王大海的房东按照原先的约定配合他们解决了孩子入学的问题。

尽管如此,对于像贾卢汉和王大海这样非京籍的居民来说,给房东或者相关人员解释新的幼升小政策往往要花费很大的精力。王大海在家长微信群看到有人吐槽:有个家长到税务局去开租房税完税证明,结果,税务局的工作人员强调朝阳区今年实行“六年一学位”,必须当场给房东打电话,通知他这次用了以后,6年之内都没有“学位”了。

“朝阳区在规定出来之后,很多街道甚至税务局的人理解得都不透。新政策不够清晰,导致所有环节的人都可能按照自己的看法理解,只要有一个人的理解不对,家长办手续就可能卡壳。”在北京某课外辅导机构专门做升学咨询的石桓亦还运作了公众号“小石头侃升学”,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教委出台政策的初衷是好的,但带给社会最大的问题是,宣传工作做得不到位。出台一个政策,没有做到让相关民众在第一时间很明白地了解这个政策。”

不过他也承认,小升初的点对点宣传还行,因为孩子都已经在公立小学就读了,通过小学可以直接联系到家长。“但是,幼升小的孩子非常分散,你通过什么途径找到他们呢?”

在网上搜索“北京幼升小、房东变卦”的关键词,可以看到不少家长反映因为“六年一学位”而导致房东与租户产生矛盾。“房子被赋予了很多的金融属性,如果房东在未来两三年卖房,买家要考虑学区的因素,这个肯定对房价有影响。”王大海这两年一直关注幼升小政策,所以他在租房的时候,优先选择了房东家没有要上学的孩子、在未来几年也不打算出售的房子。

去年,海淀区教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海淀区实施“六年一学位”,主要是针对入学压力大、需求过热的学区。石桓亦认为,“这从本质上讲,是为了让你减少择校的机会。但是反而会增加家长的成本,也会增加很多家长和房东之间的矛盾,我身边就有无数的例子。但我觉得这不是政府的问题,而是人们处理事情的方法问题。”

他提到的一种纠纷是房东和租户谈不拢价格,这种情况在去年开始实施“六年一学位”的海淀区更加突出。“明明学校很一般,租户花几万块钱换一个学位就可以了,但是有的房东坐地起价,一要就要十几万。”石桓亦说,“一旦出现纠纷,家长临时根本找不到房子。有的家长提前就做好了功课,这个房子对应的是什么小学。但是一旦有变化了,对其他学区一无所知。再想改变主意,还剩几个月的时间,这个家庭就非常焦虑了。”

2016年6月22日,北京市的一处“学区过道”叫价150万元。该“学区过道”位于北京西城区大耳胡同29号,属于北京市第一实验小学前门分校范围内,过道宽1.5米,长约7米。房屋中介称这一过道只能上学落户,不能建房,也不能住人。图/CFP

多校划片试水,搅动学区房


多校划片是今年北京市各区幼升小政策出台后媒体和家长关注的焦点。北京市教委2017年义务教育阶段入学工作意见显示,“根据学位供给情况和户籍、房产、居住年限等因素,积极稳妥探索单校划片和多校划片相结合的入学方式,形成更加公平完善的就近入学规则。”

所谓多校划片,就是一个房产对应2个以上的学校,这样做,降低了学区房的功效。北京市教委相关负责人认为,这样是为了让家长降低对购买学区房就能上某一所小学的期望值,避免学区房的过度炒作。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