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奴工世界地图 海鲜奴工只是冰山一角

2016-04-21 10:42:02  [来源:凤凰资讯]

一个叫班吉纳(Benjina)的印尼渔村。岛上的各个角落有很多铁笼子,笼子里关着的都是试图逃走或者流露出逃跑念头的缅甸奴隶。

 

【导语】

今年的普利策新闻奖,将最受瞩目的公共服务奖授予了美联社的调查报道《来自奴隶的海产品》。这组花了整整一年时间、冒着生命危险写出来的报道,揭开了泰国海洋水产品捕捞行业里广泛存在的奴工问题。
事实上,不仅东南亚,世界各地都存在着大量的奴工现象。国际劳工组织称,全球约有2100万男人、女人以及孩子被迫沦为奴工。被奴隶的工人虽然没有被绑着铁链公开叫价,但是他们常常被欺骗、拐卖,强迫劳动而不给报酬或报酬极低,遭受雇主虐待殴打,沦为性奴……
到底还有哪些国家存在着奴工现象呢?

来自柬埔寨和缅甸的移民被迫在渔船中工作,在海上飘摇数年。他们的工作强度大,生活空间拥挤。

 

泰国:如果没有奴工,泰国渔业早就崩溃了

在美联社报道前,英国《卫报》曾在2014年揭露泰国贩卖和奴役劳工的黑幕。他们找到一名曾被贩卖到捕捞船只上的幸存者,听其亲身经历,包括每天海上作业长达20多个小时,经常被殴打,遭受非人的折磨甚至无辜地被杀害,有些在海上漂泊多年的劳工,需要吸食冰(毒)才能生存下去。曾有一名劳工反抗,被赶到场的其他船长用绳绑四肢并固定在4艘船头,然后被分尸。
依据泰国政府的统计,该国约有30万人从事渔业,其中90%为外来人口,考虑到非法船只的普遍性,在泰国奴隶渔业工人很可能高达35万到40万人。根据联合国的估算,泰国每年有大约5万名海员的用人缺口。这一缺口目前主要由移民填补,其中大多数来自柬埔寨和缅甸。
因泰国缺少保护渔工不受剥削的法律,而且现行法律在执行“禁止雇佣15岁以下的少年做渔工”等条款不力,导致外来渔工在泰工作处境甚是凄惨。这些外来渔工大多数是非法入境,相对而言不容易被注意到,会消失在所谓的“鬼船”上,即那些没有注册的船只。
有从事贩卖的中介揭露,警察和中介是有利益关系的合作伙伴,甚至一些被贿赂的警察坐在中介的车内,为贩卖劳工的直通车提高便利,再加上大多“鬼船”船主是政府高官,不难发现,在这猖狂买卖的背后靠山是一班有强权的政客。
如果没有廉价、甚至几乎是零成本的奴工,泰国渔业早就崩溃了。也正因为如此,政府在这个问题上始终态度隐晦。

这艘泰国渔船上的船员包括24多个柬埔寨男孩,其中最小的只有15岁

 

非洲:法律成空文,奴隶制堂而皇之存在

当今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的法律允许奴隶制的存在。然后在非洲的一些国家,奴隶制却堂而皇之地存在。
苏丹摆脱殖民统治后曾试图废除奴隶制度,但在上世纪80年代初第二次内战后,喀土穆政府要依靠阿拉伯游牧部落作战,因此默许了他们劫掠女性和儿童为奴的行为,奴隶贸易在苏丹死灰复燃。联合国人权事务官员1994年报告了苏丹奴隶市场的存在,奴隶是一种纯粹的商品。黑奴被主人用烙铁烙上记号,明码标价地在人市上叫卖;一条自动步枪,就可以换到六个黑奴;一个黑人妇女或儿童,和三只羊的价格相当。
毛里塔尼亚自1981年起,曾三次试图废除奴隶制度,均以失败告终。最近的一次是在2007年,毛里塔尼亚制定了严厉的法律:有奴隶者将被判处10年监禁;宣传奴隶制度的,将被判处两年监禁——但在现实生活中,奴隶依然随处可见。
除了苏丹和毛里塔尼亚,马里、尼日尔等非洲国家和中美洲的多米尼加,奴隶制也基本被当成是合法化的。

毛里塔尼亚一对奴隶夫妇和他们的孩子。在“SOS奴隶”组织的帮助下,他们获得了自由。

 

中东:卡塔尔数百名外来劳工为建设世界杯场馆丧命

2014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的一份报告显示,IS在伊拉克摩苏尔的圣城区及叙利亚的拉卡设立奴隶市场,武装分子囚禁了多达2500名妇孺,他们不但受到性侵犯,还被当作战利品出售,每人售价约10美元。他们甚至发布了一份性奴宣传手册,告诉成员如何购买、销售和强奸女性奴隶。女俘只是一份产权,允许购买和出售,或者作为礼物赠送他人,如果对象合适,甚至可以跟未进入青春期的女奴发生关系。
除了恐怖分子,海湾石油富国也存在现代奴隶现象。这些国家雇佣着上百万来自南亚、东南亚的女佣;误入非正规劳务市场者,被人贩子骗卖到海湾市场,沦为女奴;一些人在雇主家过着非人的日子,被雇主奸淫不敢声张,被殴伤无处申诉,个别人甚至被雇主强迫出卖肉体以牟利。
为建设2022年世界杯场馆,卡塔尔不断被曝出虐待劳工问题。大赦国际(一家总部位于伦敦的人权组织)发布过名为“引进外来劳工的黑暗面”的报告:从2010年到2013年9月间,一共有539位劳工死在为卡塔尔建筑世界杯场馆的过程中。一些劳工被老板们当成人质一样,并且被强制每天在气温最高可能达到45度的情况下,工作14个小时,而且连续工作数个月,不给任何的酬劳,没有水喝,没有任何的安全保障和医疗救助条件。这些劳工的居住环境是“脏乱差”的,很多劳工集中营一个房间里睡了多达15人,而且房间里没有电、自来水和空调,甚至还流着脏臭的下水道污水。

《每日电讯报》曾报道,2013年有185名建筑工人为建设世界杯场馆丧命

 

印度:童工数量居全球之冠,有不少沦为奴工

国际自由工会联合会估计,印度有6000万童工,若纳入没上学的儿童都视为童工,数字甚至高达1亿人。但印度官方只承认有1000多万人。这些童工,一部分是被家长出卖的,或被坏人拐走,也有流浪街头遭绑劫,因而沦落为奴隶。
2006年,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的记者曾化装成服装订购商,走访德里郊区的几家大纺织厂,向世人展示了鲜为人知的内幕:在狭长的过道里,凌乱地摆着缝纫机,每一台缝纫机前都坐着一个埋头苦干的儿童,熟练地摆弄着似乎比自己还要大的机器,脸上有着不合年龄的老练和沉重。穿过过道,走进一个大的厂房,厂房被分成100多个小房间,每一个房间里有15个工人,而这些工人都是童工。据报道,这些最小只有7岁的孩子,每天至少要工作14个小时,期间只有不足1小时的就餐时间。此外如果工作出了差错,还要遭到工头的责骂,更多的是毒打。
印度社会雇佣童工现象如此严重的原因是很复杂的。很多低种姓家庭儿童由于不识字,除了从事辛苦的体力工作外没有其他出路。没有计划生育政策,穷人家庭都有不少孩子,很多儿童从小被迫出去挣钱。很多通过雇佣童工受益的都是富人和权贵阶级,这也给政府执法带来了难度。

2009年,加拿大摄影师Kevin Frayer来到印度新德里,在一个名为Bokapahari的小村庄,他用镜头记录下的一幕

 

巴西:奴工缺乏生存技能,被解救后又可能沦为奴工

作为新兴国家,巴西近十年来经济发展取得了世人瞩目的成绩,随之而来的是用工需求的不断增加。然而巴西低收入人群教育水平偏低,许多人不了解作为工人的权利,很多人成为奴隶工人后也不知道这是非法行为。另外,巴西周边的一些国家如玻利维亚、秘鲁和海地等国经济情况较差,收入偏低,很多人希望能来巴西工作,他们成为奴隶工人的另一组成部分。
《文汇报》2013年的报道采访了几位被解救的巴西奴隶工人。一个曾在棉花厂工作的工人说,当时农场给工人提供的住宿条件极差,宿舍就在猪圈旁边,中间只有一块隔板,他说:“每到夜里的时候,猪圈的猪就会跑到宿舍里。”而农场提供的伙食更令人无法忍受,“只有米饭,偶尔打到一些猎物才有肉吃。”而他必须每天从凌晨4点工作到太阳落山。
另外一个工人说,在农场里他5点开工,从星期一工作到星期六,每顿饭只有10分钟时间吃。他从11岁开始砍甘蔗,除了这个什么都不会。所以尽管被解救了,由于没有其他技能,仍然有10%的人再次沦为奴隶工人。

示威者在街上一个反对在巴西圣保罗所有形式的奴隶制集会。

 

中国:黑砖窑事件曾震惊全国

2006年到2007年,先后有32名农民被诱骗或强迫到山西洪洞县砖窑做工。他们早上5点上工,干到凌晨1点才让睡觉;而睡觉的地方是一个没有床、只有铺着草席的砖地、冬天也不生火的黑屋子,打手把他们像赶牲口般关进黑屋子后反锁,门外则有5个打手和5条狼狗巡逻;一日三餐就是吃馒头、喝凉水,没有任何蔬菜,而且每顿饭必须在15分钟内吃完。农民工们只要动作稍慢,就会遭到打手无情殴打。因为没有工作服,一年多前穿的衣服仍然穿在身上,大部分人没有鞋子,脚部多被滚烫的砖窑烧伤;由于一年半没有洗澡理发刷牙,个个长发披肩、胡子拉碴、臭不可闻。2006年农历腊月,患有先天性痴呆症的甘肃籍农民工刘宝因干活慢,被湖北打手赵延兵用铁锹猛击头部,当场昏迷,第二天死在黑屋子中。几名打手用塑料布将刘宝的尸体裹住,随便埋在了附近的荒山中,在遭受非人折磨时,这些农民工们却从来不知反抗,也不敢逃跑。一年多来,这30多名外地农民工没有领到一分钱的工资。
洪洞县黑砖窑事件经媒体报道后轰动了全国。但这并非个案,全国各地爆出不少类似案件。
2008年,哈尔滨呼兰区一名民工突然坠楼死亡,一件“奴工”大案浮上水面。几十名智力障碍或者神情举止有些问题者被人从火车站和长途客车站等地哄骗而来,被集中关起来,然后被送到附近建筑工地干苦力活。
2010年,四川一些“智障工”被带到新疆,充当建材厂的苦力。建材化工厂只管“智障工”能够填饱肚皮,除此以外几乎不需支付任何报酬,而且在毫无防护措施的条件下没日没夜从事超负荷的劳动,稍有懈怠,就会遭到监工皮带的抽打,或者是体罚、饿饭等形式的惩戒。

2007年,广东惠州,一名工人向记者演示工头如何在窑洞里面打人

 

发达国家的奴工现象也屡见不鲜

童工现象在发达国家也很严重。英国《星期日邮报》以《丑闻———英国存在200万童奴》为题,揭露本国在工厂、农场、超级市场⋯⋯大量使用童工,他们劳动工时很长,报酬极少,与奴隶相近。意大利至少有50万童工过着奴隶一般的非人生活。美国使用非法童工200万人左右,主要在农庄、服装业、快餐店、矿场、建筑工地,报酬极少,每年成千人死于工伤。
很多非法移民也受到非人的待遇。偷渡进入美国的非法移民,为了偿还“蛇头”的债务,往往在“蛇头”和雇主的控制下失去人身自由,沦落为性奴隶和债务奴隶,他们躲在阴暗角落里干活,只能拿到普通人一半甚至五分之一的工资。
澳大利亚的人权组织“人身自由基金会”指出,美国有约6万人都算的上是现代意义上的奴隶,包括了在暴力威胁下,被强制无偿工作的非法移民,以及被强制卖淫的十几岁少女。
在美国,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外国工人遭到剥削和不公正对待。据美国媒体的报道,大量以H-2签证(短期工作签证)到美国工作的外籍工人遭到美国雇主的虐待,包括克扣工资、圈禁、挨饿、殴打、威胁、强奸以及强迫工人改变宗教信仰等。即使有工人投诉,相关机构的调查也是敷衍了事,直到工作季结束后才开始调查。那时工人基本已经回国,调查人员完全找不到人询问。一些外国工人求助本国政府,墨西哥政府已经连续多年、多次与美国政府接触,要求美方保护墨西哥工人的权益,但回应寥寥。

1869年美国太平洋大铁路通车,这条铁路的修建动用了大量的华工,约有1000名华工死在这里。

[责编:熊星]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