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球头条速递 > 正文

《五环之歌》是北京市市歌吗

2016-04-12 10:27:33  [来源:网络]

知乎上有个话题,叫做“五环之歌的魔性哪里来?”,后面的回答里,许多人将岳云鹏唱的《五环之歌》,视为岳云鹏个人的成功营销:歌词出奇地简单,而又出人意料地空洞,甚至具有无厘头的色彩,与《牡丹之歌》咏叹式的曲调配起来,更具有喜剧效果,因此具有了一种非同寻常的“洗脑”能力。

这当然说得没错,不过还很不全面。对《五环之歌》流行这样的现象,语义学的视角,远不如语用学的视角。《五环之歌》固然会给人留下深刻的第一印象,但更重要的是,在哪些不同的场合,人们脑子会神奇地响起《五环之歌》的旋律。



《五环之歌》当然打了奥运会的擦边球。从标题上来看,很多人(尤其是非北京居民)会误以为这是一首关于奥运会的歌,因此当其十分无厘头的歌曲出来的时候,这种反差会让人忍俊不禁。尽管最后知道跟奥运会无关,但这种被突然击中的经验,还是会让很多人在碰到奥运会的时候,会反过来想起《五环之歌》。

但更重要的是,在北京的语境下,这首歌以无厘头的方式,记录了北京老百姓的生存体验。它引人发笑,笑完之后,却有几分酸楚和无奈。

这是一个巨大的、还在不停扩展的城市,“总会有一天,你会修到七环”。“修到七环怎么办?”这是歌词里唯一的一个问号。为什么要问“怎么办”?这一问里,其实就隐含了很多的北京的生存体验。

五环是北京市区的心理边界。按北京市的规定,外地牌照机动车在工作日高峰期不能进入五环,而且规定有越来越严的趋势。因此对于外地司机来说,进入五环,意味着在心理上进入北京。


就北京人口来说,五环是一个重要的分界点。2015年5月下旬,北京市统计局、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联合发布北京人口调查报告,首次披露,五环外常住人口达1097.9万人,占全市的51%。65%的外来常住人口住在四环至六环间。因此,大部分“北漂”的命运,在很大程度上和五环关联在一起。

北京的城市规划,长期受到功能主义建筑学派的影响,严格区分不同的功能,再加上房地产利益的驱动,这就造成了严重的“职住分离”问题。五环之外,分布着很多有居住功能,但缺乏就业机会和公共服务的“睡城”。据清华大学建筑学院住宅与社区研究所所长张杰统计,1998-2007年,北京75个类似天通苑的经济适用房项目中,55个分布在近郊,11个分布在远郊。可以说,五环之外,正是“睡城”的密集之地。每天早上,有多少人从五环之外,挤着沙丁鱼罐头一般的公交车或地铁,到5环之内来上班。

于是,人生,仿佛一直在路上。北漂,与陌生的北漂,挤在一起。这时候,响起了岳云鹏的《五环之歌》。歌词看起来是在做加减法,但对于通勤中的人来说,数数就是空间实实在在的变换。这一刻在四环,下一刻,可能就在五环。

这对于劳动者来说,其实是其劳动的延续,而劳动力再生产的时间,被压缩到了极少。缺少的不仅是心灵的幸福感,同时也是身体的健康与活力。但没有办法。他们买或租的房子在五环之外。五环之内,房价已经变得如此之高,工薪阶层已经很难承受。

然而,这种情况会变化吗?“修到七环怎么办?”《五环之歌》的回答是:“你比五环多两环。”言下之意是,这个问题是无解的。我们只会像看着从三环修到四环,四环修到五环一样,看着北京继续摊大饼一样地扩展。看似玩世不恭的调侃下,有一种深深的无奈。

德云社诸位在编这首歌的时候,或许只是出于好玩。但放到当下北京的语境中,《五环之歌》获得了丰富的意义。这首歌在搞什么?这是向当政者唱出民生的疾苦啊!

官方听到了这样的声音。于是有了“京津冀一体化”的努力。“京津冀一体化”要将北京主城区人口向外疏散,在此意义上,“修到七环”是个必然前景;但当政者也试图将公共服务向外疏散,将一些重要产业向外疏散,让五环之外的人能够在当地就业,在当地享受到优质的公共服务。

这个努力方向,是对的。但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让五环之内的哪些单位去五环之外呢?京津冀各级政府,相互之间如何协调?怎么控制房价,让劳动者能有安身之地?

我们不敢说这个工程的目标就能得到实现。实现不了怎么办?唱唱《五环之歌》,可以纾解压力。

唱《五环之歌》一遍解决不了的问题,就唱两遍。

文章正待结尾之时,看到微信公众号“奥地利音乐频道”推送了因《张士超你把我的钥匙放哪里了》的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的新视频,合唱团员们以非常专业的姿态和歌声,一本正经地演唱了《五环之歌》。标题里说,这个是北京市市歌。

这个是侬上海宁搞怪?倒也不是。估计在很多人眼里,《五环之歌》确实已经成了市歌。小岳岳再努把力,很多人会推你当首都人民艺术家的。(纪武)

[责编:熊星]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论坛微信公众号:vocbbs
【扫一扫二维码】